红尘客栈

翻译

博物馆:留下文物还是送它们“回家”?

一束埃塞俄比亚人的头发、一台著名的蒸汽机车头和一盘棋子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它们都引发了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博物馆应该留下文物还是送它们“回家”?博物馆应该没有围墙,它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地方。一件展品的价值,在于它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和它背后的故事,而不是因为它是来自某个年代的“真品”。

没有空调的1911年,美国怎样面对致命高温天气?

那个年代没有空调或者是广泛使用的电风扇,应对致命的高温天气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在热浪席卷而来的高峰期,人们放弃了他们所生活的公寓而选择在公共场所草坪上纳凉,或在公园树林下小憩。在波士顿,有5000多人宁愿选择在波士顿公园过夜,也不愿在家里被热死。婴儿整夜地哭泣,甚至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教皇成为忏悔者:教皇道歉史

伽利略在梵蒂冈的宗教法庭前

2018年1月,教皇方济各访问智利,抵达智利的第一件事,就是“道歉—见受害者—祷告”三重奏。教皇为天主教会的某些做法道歉,相对来说是近几十年来才有的新现象。1979年至2005年任职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最早向公众忏悔。而他的继任者,本笃十六世,却把这种象征性的道歉变成了可用的妙招,道歉的事由从历史上犯过的错误变成为更多热点事件承担起道德责任。那么历史上还有哪些重要的教皇道歉呢?

六个颇有历史的经典时尚风格

你可能想不到,越来越大的啤酒肚也能够带来一种时尚潮流。在19世纪,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这个名符其实的吃货,腰围曾到达48英寸。因此,他常常把西装的最下面一粒扣子不扣(可能根本就扣不上)。很快,这就成为了一种时尚。从那时开始,西装的纽扣法则也应运而生,即“第一个扣子可扣可不扣,第二个扣子总是要扣上,第三个扣子永远不扣”。实际上,当今很多夹克在设计中甚至直接取消了第三颗纽扣。

黑死病可能毁灭了罗马帝国

黑死病

通过对公元6世纪德国巴伐利亚发现的两具尸体骨骼的DNA序列测定,研究者得到了鼠疫杆菌的完整基因组序列。该细菌也是1348年蔓延欧洲的黑死病的罪魁祸首。这一发现表明,鼠疫杆菌可能在人类历史上肆虐过好多次。可能鼠疫杆菌并不是两次毁灭性瘟疫的唯一祸首,而仅仅是杀死人们的“最后一剑”。人们可能已经因为另外一种快速传播的疾病而变得虚弱,就如同一场流感后人们往往会容易得细菌性肺炎。Poniar说:“我们正在寻找其它病原体,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妇女带来了什么

World War One

随着一战的爆发,英国男子去前线参战,妇女开始在工厂、商店、政府部门等各个场所取代了原来男子的位置。社会变化持续发酵。《1918年人民代表法令》的颁布使得850万妇女获得了选举权。1928年,英国彻底取消了选举的性别限制。她们正在经历从家眷到公民这一身份的转变。她们留给后人的是,后代可以学习她们取得的成就,踏着她们开拓的道路继续前行。当今女性的独立和公民意识的精神支柱便是继承于她们的。

危地马拉发现最早的玛雅遗址

mayans

2000年前玛雅文明的失落是世界考古史上一个永久的谜团。但是玛雅文明最早是如何诞生的也依然是个迷。最新的考古发掘表明,一些玛雅人建造祭祀广场和金字塔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好几个世纪,只不过为什么要建造这些东西依然需要我们去进一步研究。

为什么青少年需要更多的睡眠?

青少年睡眠不足

学校和社会现在必须关注青少年的睡眠需求问题。睡眠在帮助我们巩固记忆和解决复杂问题的创新能力方面都发挥着关键作用。研究表明,早晨上学时间过早会导致青少年入睡过晚、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会使人变得更加冲动,缺乏同情心和幽默感,而这也是诱发糖尿病、肥胖症和高血压的重要因素。

高度警惕新式化学武器带来的威胁

chemical weapons

现在,大多数国家已经加入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承诺彻底并全面禁止化学武器。然而,在科学研究领域如神经科学和纳米技术取得的巨大成就,加之化学、生物学的日趋发展,却为化学战开启了一个潜在的新时代国际社会必须确保能应对新出现的挑战,防止化学武器的重生。禁止滥用的同时又不能妨碍科学技术的正常发展,要保持这样一个微妙的关系很难,但又必须去朝这个方向努力。

为什么读博“经常”是一种时间的浪费

为什么读博“经常”是一种时间的浪费

在读博士抱怨满腹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现象背后的本质问题在于培养博士体系本身。而博士泛滥成灾供过于求,尽管博士学位的设置是为进入学术界而考虑,但是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授予博士学位的数量和现有的研究岗位数量差距拉大。博士供过于求,而很多企业领导又说他们找不到所需的高级技术人才。从一方面也表明博士们并没有学到企业所需的知识技能。一些人甚至把研究型博士的培养体系与庞氏骗局甚至是传销相较。

中国为独生政策付出代价

从1980年至今,男孩的出生比例比女孩多出约3800万名。北京开始重视这个政策的不利影响,它超越了人间悲剧,造成社会和人口的严重失衡。大部分的人口学家呼吁政府做出改变而无需等待,就从准许所有的夫妇生育两个孩子开始做起。在第12个五年规划期间(2011-2015),这些讨论有了起色。但在法律之外,最大的问题是要了解当代年轻人的反应将会如何。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八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