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历史很长一段时间中,人们只能瞄准射击他们所能看得见的敌人。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这一切。由于强大火炮的射程远远超出了人们的视线,所以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果来瞄准一个并非直接看得见的目标?

一种可行的方法是利用观察手。他们会在一个山丘或其他有利的高地上进行观察,并向炮手传递该朝哪个方向进行射击的信息。无线电正是在那个时候发明的。但是如果在战场上广泛应用,无线电设备还是太过笨重,不便携带。相反,交战双方都在使用有线电话。于是在战斗中也会看到当线路被敌火破坏后人工跑动传递信息的情况。下面的网格地图绘制的就是不同类型火炮的有效射程,是一个典型的通过观察手和炮手配合来协调火力的例子。

航拍也是一战期间重要的创新。尽管飞行在当时仍然颇具风险,但是从高空拍摄的照片可以大大优化战斗策略。飞行员会冒着生命危险,在距敌人12000英尺(3657米)的高空拍摄地面情况。这个高度可以有效避免敌军的火力危险,但拍摄地面的关键细节时还需要飞得更低。

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制图专家Moore说:“他们每天都会拍些照片,然后会有分析人员通过对照片细致的观察发现地面形态的变化。”为了加快这一过程,飞行员还会在这些分析人员所在的位置直接空投拍摄的影像及飞行员所作的观察笔记。地面人员可以第一时间根据影像资料来及时调整更新战斗目标方位。下图便是当时的地面人员对航拍照片的分析。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敌军可能会再次移动。双方都在挖战壕以保护自己,确保己军在一条线上。在最高指挥官手中,友军和敌军的位置都会在地图中被标出。但是在给下级军官的地图中,只会出现敌军的地点。这是因为下级军官早就知道自己部队的位置了,一旦标出友军的位置,落入敌手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这幅德国地图描绘了1918年9月在法国北部的凡尔登周围的壕沟系统,德国部队为蓝色,盟军部队为红色。

在一战期间另一个被运用的技术是潜艇。尽管军事潜艇最早可以追溯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但德军在一战期间普遍使用U型潜艇来攻击民用和商用船,还是史无前例的。英国当时绘制的情报地图中,就有为了追踪德国袭击舰并且确保自己的港口远离德国水雷而作。1918年的地图描绘了德国U型潜艇在一战期间所造成的致命伤害,每个红点代表一艘沉没的船只。

大多数这样的地图平民都没有机会看到。但是战争结束以后,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对因条约谈判带来变化的新地图充满兴趣。欧洲各国边界的重新划分和确立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过程,但是这一时期发行的地图却广受欢迎。社会各阶层都好奇地想通过地图看看战后的世界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原文:How Maps Became Deadly Innovations in WWI

翻译:阿尔弗智德工作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