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是一把双刃剑,一点不为过。手机在带给我们便捷的讯息传递、信息获取的同时,也容易让人产生严重依赖,对学生而言更容易影响到正常的学习。带班以来,从提要求到收手机,可以说我是想尽了办法,甚至对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的行为进行了比较极端的处理措施。对于一些我觉得已经有“手机依赖症”倾向的学生,也劝其将手机主动交给家长或交给我。有时候学生不理解,甚至以老师是否有收手机的权利来质疑,在网上甚至可以看到类似“教师权力的膨胀”的说法。但我想,老师收手机也好,砸手机也好,没有什么私心,都是为了学生能够好好收心学习,现阶段学生的自控能力的确没有向想象中那么好。再者,连成年人有时候拿起手机都放不下,何况青少年?

虽然在处理手机的问题上,会遇到很多学生的不满和抵制。但很庆幸,大部分高中生心智已较成熟,能够理解班主任的初衷;家长深知孩子过度使用手机的危害,对班主任的做法也多有支持。近期在和一个学生谈话劝其主动上交手机后,她写下了这篇随笔,让我在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意义何在时,心里有了很大的安慰。全文如下。

家庭聚会时,我们这些90后、00后坐在一起,吃着瓜果,有说有笑,老人不禁感慨:“你们这样子多好啊!以后不要一人抱一个手机,做低头族,沉默不语了!看着就讨厌!”

大约半个月前,QQ群里有人发了一张图片,一半是晚晴时期卧床吸食鸦片的男子,一半则是现代卧床玩手机的少年。

道理我都懂,可就是不能下定决心。于是,我怀揣着手机,一边抵制一边玩。直到这周二,老师找我谈话,希望我将手机上交。当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没有在学校使用手机啊?我没有在学习时间抱着手机不放啊?我没有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啊?十万个为什么一瞬间涌上心头。老师说:“不是因为你犯了多大的错误,也不是认为你沉迷于手机不可自拔。只是你使用手机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这些时间是不是可以用来做做题呢?你自己想一想吧。”于是,我将手机上交了。而后的几日,每当静下来,我总会反复想这件事,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思考:没有手机就不能活了吗?不听歌真的要压力爆棚了吗?难道手机真的没有让你“中毒”?难道手机对你真的没有负面影响?

抛开学习不说,手机的的确确大大改变了我的生活。上小学时,我没有自己的手机,那是互联网也不发达,只有周末我才能用电脑上网玩一些小游戏。平日的生活,在闲暇时间,我总会搬上小板凳,坐在窗户边,一页有一页、一本又一本地看书。而在十年后,我的书大都落上了灰尘,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又一次刷新微博,一段又一段翻阅知乎。手机固然是个好工具,但在不知不觉中,我被它的另一面所侵蚀,如果任其发展,我最终将失去生活原有的那份美好,被手机牵着鼻子走。

还好,我拥有了这样一个机会,让我用三个月的时间,找回丢失的那份美好,找回以前的自己。希望我再次拿到手机的那一刻,心中所想已完全改变,成为它名符其实的主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