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传闻,润之是枪杆子。我说:否!彼乃刚刚的笔杆子!

润之生于1893年,摩羯座。90后总是非常喜欢新事物。

师范毕业后,润之就陆续经营了一些微信号,例如“新民学会”、“湘江评论”。也给别的微信号(例如“大公报”)写兼职文章。他还认识大钊、独秀等著名评论员。

最后他又跟一帮人合伙做了一个比较大的微信号“农村包围城市”。原先还和国内最大微信号“和平奋斗救中国”合作。不过后来因为用户群不一致等诸多原因,润之他们就彻底单干了。

刚开始吧,也是挺不顺的。好在润之是块料,逐渐摸索出了非常好的营销战略。并且,在润之的带领下,他&他的团队成为了民国移动客户端(他们叫“游击”)的玩主。

在内容方面,润之就针对时事、人物或观点进行评(mà)论(zhàn)。长期的工作经验,让润之更得到微话题#白话文#发布人适之的赞赏:“共产党里白话文写得最好的,还是润之!”(《胡适口述自传》)

小弟不才,在此简单地就润之“1,如何骂死对手”、“2,如何运用修辞吸粉”、“3,如何搞晕歪果仁质疑”、“4,如何推星造势”以及“5,如何用诗词搞摇滚”以至于最后成为胜利的笔杆子等问题向各位朋友详解两下。

不足之处,敬请忽略。

毛润之

1,“主义”造句,骂死对手

我把“主义”叫做狠概念。所谓“狠概念”,就是能让事物变性的词儿。所谓“变性”,别误会,我乃指变化性质,而非变化性别。

润之不照常理出牌。同一件事,别人这么说,他就不这么说。他要用一些狠概念,让同一件事情变得与众不同。他最常用的狠概念就是“主义”。

不明白?好吧,我说具体些。比如,你骂一个人,平常的说法是:“小明,你犯了错误。”不行,一般般,毫无力度。润之会说:“小明,你犯了机会主义的错误!”你看,一下子就变性了吧?

在润之的撕战里,独秀是右倾机会主义的、投降主义的、立三是“左倾”机会主义的、国焘也是右倾机会主义的。后来,他们都乖乖金盆洗手,不再参加移动端的行业竞争了。这就是狠概念运用得宜之效。

润之极爱用“主义”来造句。比如他爱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在这个句式里,日本=帝国主义。就好比在“汉高祖刘邦”中,汉高祖=刘邦。后来他爱说的“打到美帝国主义”也是一样的。因为,并不存在一个非帝国主义的日本,更不存在一个非帝国主义的美国。润之要打倒的也不是主义,而是帝国。但他就是爱加上一个“主义”。

他给加“主义”的东西可多了。光是《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就有:军阀主义、小团体主义、机会主义、盲动主义、四军本位主义、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报复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甚至还有流寇主义。

有些主义呢,你听说过。还有些主义呢,就是润之自己造的了。

“主义”这个词,本来是西方词尾-ism的翻译。润之自创种种主义以后,他们英文版的编辑可要开脑洞,想想怎么翻了。我看了一下,在《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里,“流寇主义”就翻作the ways of roving rebels,“土匪主义”就翻作bandit ways,“军阀主义”就翻作warlord ways。

不过有时他们也生造一些ism,例如“游击主义”就造作guerilla-ism,中间还有一个杠。还有一个更流行的“阿Q主义”,造作Ah Q-ism,也有一个杠。这都说明是新造的词。真是难为了翻译们。

不过没有这些狠概念,怎么能高大上起来呢,又怎么能增加关注量和阅读量呢?所以,狠概念多多,就会粉丝多多,润之就是会玩儿!

2,排山倒海,就靠无敌修辞了

光靠造词,也不一定能给文章增色。好的写作,一定得用好的修辞。就是要把一件事物描述得活灵活现、不需图片就能达到视频的效果。

你看润之——

他用谚语:“东方不亮西方亮,南方黑了有北方!”(《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是在说中国移动端市场很大。有画面感!

他用反复:“大好河山,沦于敌手,你们不急,你们不忙,而却急于进攻边区,忙于打dao 共产党,可痛也夫!可耻也夫!”(《质问国民党》)这是说竞争对手破坏市场秩序。有共振!

他还是用反复:“岂有共产党员而可以闭着眼睛瞎说一顿的吗?要不得!要不得!”(《反对本本主义》)这是在强化自己的团队。坚定!

他用“呢”:“这也是国民党人说的话儿呢!”(《质问国民党》)哪个“话儿”?语气多么傲娇!

他用“哎哟哟”:“哎哟哟,李宗仁来得厉害,这一枪非同小可!”(《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何其酸辣!

他用“毛屎坑”:“没有认真的起码的民主改革,任何什么大会小会也只能被抛到毛屎坑里去。”(《赫尔利和蒋介石的双簧已经破产》)刺激读者嗅觉!

他用排比和“狗屎”:“我们的亲爱的国民党先生们,你们指示张涤非写电文时,何以对于这样许多像瘟疫一样、像臭虫一样、像狗屎一样的所谓‘主义’,连一个附笔或一个但书也没有呢?”(《质问国民党》)对手显然逊于“主义”造句。

他用反复、“混账”和“丢脸”:“不和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当局好好地打交道,却要干这些混账工作,而且公开地发表出来,丢脸,丢脸!”(《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你看,后来润之微信号的主编们还写得出这样的字眼吗?

至于润之精心策划的那些文章标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别了,司徒雷登》、《将革命进行到底》,读者都恨不得熟读并背诵全文了。

润之还有很多诡谲的修辞,他可是在行了。只有这些华丽丽的修辞和美艳艳的遣词,才能让他微信号的文章优秀、生动,抓住读者,提高转发量。

3,用中式思维搞晕歪果仁质疑

一方面懂得创造流行语,一方面还有那么多花式修辞,我想,润之的微信,肯定是日增万粉呢!(我也学一下傲娇)可是,偶尔也有一些不明事理的外国人,对某一些润式概念提出质疑。1937年《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贝特兰问:“可是‘民主集中’在名词上不是矛盾的东西吗?”(Is not democratic centralism a self-contradictory term?)这显然是跟不上潮流,就好比有些人不知道“杀马特”一样。

润之不慌不忙,直面质疑:“应当不但看名词,而且看实际。民主和集中之间,并没有不可越过的深沟,对于中国,二者都是必需的。”这就是中式思维的良好表现:1,概念没有什么不可融通的;2,一切都看现实需要咯。

何况,你那英文里的democratic(民主)和centralism (集权)是按照你们的思维来想的,你们觉得,要没有分权、放权,就没有民主。跟润之想的可不一样:要通过民主集中一下,集中了会给民主机会的嘛!这位记者若非年少,便是美分,可你是英国人呀!

当然,润之仍保持谦虚:“只有采取民主集中制,政府的力量才特别强大,抗日战争中国防性质的政府必定要采取这种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可以有,民主专政也可以有啊。叫做democratic dictatorship。不能因为有了德先生就不要狄大师吧!(《人民民主专政》)

民主专政可以有,无产阶级专政也可以有啊。叫做dictatorship of proletariat。无产阶级专政可以有,各革命阶级联合专政也可以有啊。叫做joint dicatorship of several revolutionary classes。(《新民主主义论》)

当然,我说,对待一切名词,总还是得“不但看名词,而且看实际”。

总之,润之创造概念,润之解释概念,润之还能用中式思维打破外国无知小记者的质疑,达到中西医结合,早用早好之良效。在微信号的创建过程中,必然有许多读者对一些概念表示质疑、轻蔑、呵呵。不妨借鉴润式打法,中西医结合,或可取得较好成效。

日军对润之的通缉令
(日军对润之的通缉令)

4,适时造星,借力推广

明星通过自己的良好的声誉,可以为微信号打造较好的宣传效果。必要的时候,也应当推荐、推出一些比较好的明星。特别是国外人士。

《纪念白求恩》就是比较好的例子。此外,在一些文章中,润之适时地宣传了自清、嘉庚等许多在文艺界、商界的名人。一方面是捧了他们,一方面也捧了自己。有时候也要适时批评一些明星,如赫尔利、司徒雷登等。这就好比,对最近的震东、祖名,如果你的微信号不就此说一些话,是不能满足读者眼球的。

至于更多的例子,在此不再多举。至少造星、推星和毁星都是必须结合的。这是非常有实际效用的。

效果好的像自清,他的作品,还一度被许多少男少女熟读并背诵全文。更不必说那国际主义并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白大夫了。因此,目前一些医务工作者对医患纠纷的处理,也应当回头学习白大夫的经验。

至于我们暂时身在事外的人们,仍须认真熟读并背诵全文。

5,摇滚诗词,中国好湘音

其实,润之比较流行的一首诗,不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而是“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奋斗》)。足见许多人对润之的认识,还是不足取的。因而,大多数人也不知道润之亦稍稍有几分摇滚色彩。在此,撷取一些名句,以供参考。

a.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沁园春·雪》)

b.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沁园春·长沙》)

意指: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凤凰传奇)

a.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清平乐·会昌》)

b. 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卜算子·咏梅》)

意指: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凤凰传奇)

a. 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十六字令》)

b.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忆秦娥·娄山关》)

回应: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凤凰传奇)

a.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长征》)

b. 钟山烟雨起仓皇,百万雄师过大江!(《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揭秘: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凤凰传奇)

至于后面的“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就请读者自己多读读吧。一切都会有的。

1949年秋天,“农村包围城市”在收购“和平奋斗救中国”遭拒的情况下,开展最后战术,直到获得了百分之九十八的国内市场份额。

在这一刻之前,润之明白自己是一个笔杆子,所以他才写道:“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风》是《国风》,《騒》是《离骚》,他们都是识字人、有文化的代表。秦汉唐宋各号的老板,都是识字的、有文化的,或是做过基层干部的,可不是农民当皇帝哦!真正当皇帝的农民只有明太祖。而润之是老师、是作家,和秦皇汉武他们自然是可以比的。而且他自信要略胜一筹。

至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呵呵,不识字,润之才不和他比,直说他“只识弯弓射大雕”!

因而,你别看这句话你烂熟于心,可是却有两层意思。前一层有笔杆子,后一层只有枪杆子。

你说枪杆子能胜利,润之呵呵:笔杆子就不能胜利?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仍在床头、案头、窗边写作、在室内、室外、线上教书的笔杆子们!

布什毛泽东选集

(以上引文,除《卜算子·咏梅》外,均出于1949年10月以前;用图均来自网络)

注:本文转载自谷雨笔记——谷雨教育·旺主义,保护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