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常一样,伴随着上课铃声,我走进教室。首先进行小测验,检查学生历史知识的记忆掌握情况。“把课本收起来,不要出现在桌面上。”为了避免学生翻看课本抄袭,我像往常一样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我扫视一周,极个别学生的历史课本依然出现在桌面上。于是我开始点名:“某某,某某,某某,请把课本收起来,放到桌仓里去!”

“我又不抄~”——学生中传来抱怨的声音,我定睛一看,是小A。

“那也要把课本收起来!”

“我又不抄为什么要收起来?”

教师气氛开始凝重起来,小A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淡定地继续坐着开始和我理论。

我心生怒火,径直走下去,从座位上揪起小A,朝着他的胸口狠狠捶了几拳。

“你懂不懂尊重老师?这个问题我没强调过吗?”

“你不信任我!”

“这是考试规则,考试就需要清理干净桌面上的东西,和信任有什么关系!”

我开始怒吼着和他对话,几乎用尽了我所有力气,音量可能也是我在众人面前最大的一次。

他不说话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我甩下一句“大家先看书!”就走出了教室。

这也许是我在学生面前情绪最激动的一次吧。为了课堂引发的师生冲突事件,第一次长时间中断讲课。对于课堂上学生不尊重老师,和老师直接理论的行为,我多次在班会上引导学生,一定要选择理智的做法。可今天,小A不仅非要和我理论,而且未示意,未站起,淡定地坐在坐位上和我争论,我实在很难控制住自习的情绪了。

出于安全考虑和学校纪律的要求,我没有远离教室,我站在门口,脑子里闪过了各种解决办法:把小A交给学生处;叫小A的家长;找小A的体育教练(他是体育特长生)……可是,这样就能真正解决问题吗?

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后,我重新走进教室,没有再理小A,继续开始了课堂教学。他站在教室最后,也一言不发。

课后反思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问自己:“我选择的这种最直接、最粗暴的方式真正解决了问题吗?”显然没有。小A并不会因此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不恰当,也许反而会对我粗暴解决问题的方式感到不满。问题没解决,反而又带来了新问题,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显然是下下策了。

在随后的自习课上,我占用了学生们的一点时间,讲了三点:1、对自己因为个人情绪中断课堂教学的行为向大家表示歉意。2、自己课堂上处理问题的方式不符合教师应有的风度,一定会进行自我反思。3、希望同学们能够学会互相尊重,尤其尊重师长。

随后我找小A单独聊天,声明了我的态度:“今天的事是你我之间的事,我不会通知你父母,也不会上报学生处,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说你、批评你了,但是如果在其他老师的课堂上,你还会用今天这种方式和其他老师对峙、理论,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这件事就以这样一种最无力的结局暂时结束了。

对于小A的表现,我的确是非常失望。从高一开始我就一直是他的班主任。虽然针对他的一些问题,我也批评教育过他几次,但他态度一直还不不错,让我觉得他是明事理的孩子。今天当我对他动手时,我感受到了他的愤怒,但他始终没有还手,没有将冲突进一步升级,也足以证明我对他的这一判断。但今天他在课堂上的表现,却让我几乎要放弃他了。我最后的处理决定也让这件事打上了死结。

这件事上,我需要反思两点。第一,自己对教育缺乏足够的耐心,尤其是一而再、再而三犯错误的学生。我总是觉得作为高中生,应该能够理解我讲的道理,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能够较为理智地看待问题、处理问题。第二,自己是否太在意维护教师的权威并采取了错误的方式?自己的教育是不是还停留在低级水平?这也是困惑我的问题之一。面对教师权威受到学生的挑战,面对教师受到学生的不尊重,我们应该怎么做?一笑而过,是对学生的不负责,是教育工作的失职。严肃追究,又某种程度上背离了某些教育的初衷。

老教师讲,班主任工作要“走进学生,走出学生”,短短的处理师生关系八字箴言,要真正做到,对于我而言还需要长期的磨练。

一开始投身教育,我总是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每位学生的理解和认可,对于任何学生的任何一点意见我都特别在意。可是经历了很多教育故事,不得不承认教育还真是一门缺憾的艺术。自己经验的不足,观念的落后,常常在教育工作中留下了诸多失误,诸多遗憾。当年自己面对一位发烧而来请假的学生,说了一句“你是真发烧还是假发烧”让那位学生至今仍对我耿耿于怀。当时我对于他直言对我有意见感到无法接受,现在我却已经能坦然面对、接受了。学校教育,对于班主任而言,真得能做到让全班学生都认可你、感恩你吗?暂时在我身上看来,很难做到。所以,坦然面对,接受学生对自己的质疑甚至责难吧。

至少,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