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最后一天,在一年一度的班级联欢会中度过了。

时光荏苒,去年联欢会时学生们动感十足的《江南Style》群舞还浮现在眼前,转眼又是一年联欢会了。这一年,尤其是后半年,是我工作以来在班主任工作上最困惑、最迷茫的半年。文理分科后面对一个重组的10班,我内心非常忐忑。学生们来自高一不同的班级,他们拥有过各自温馨的集体,见证过各个优秀班主任的细心管理,我的班级管理会不会让他们对选择文科、对高中生活甚至对附中生活感到失望?我心里没底。我深知让他们尽快融入集体,是班主任要在高二初期所作的重要工作。可是三个文科班的教学工作,又让我心力交瘁,很多班级管理的想法往往很难付诸行动或者坚持做下去。

反思高二第一学期的班主任工作,我给自己连个及格分也打不上。面对一些学习习惯、行为习惯不太好的学生,我开始变得急躁、急功近利起来,渐渐失去了教育应有的耐心。而这导致的后果,是班级的风气不但没有得到根本好转,反而让我在学生当中的形象受到很大的影响,失去了一些学生对我的信赖。

今年的联欢会,我还是要求每个学生都要表演节目。联欢会在轻松欢乐的气氛中进行,当我看到学生们能够很轻松地表演自己准备好的节目,其他同学能够很开心地鼓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近乎重组的班级,这样的氛围已经很不错了。然而就在这时候,随着班里几个学生的尖叫,我发现教室门口站了很多原来10班、现在分到各个理科班的学生,他们集体来10班了。

我制止了在班里尖叫的学生。虽然我理解能够在这样一个欢庆的时刻,看到自己的老同学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但是当时联欢会还在进行中,教室中央还有学生在表演节目。无论如何,对于教室里表演节目的学生,我们必须给予尊重。我想了想,走到教室门口,看着这一帮让我倍感亲切的孩子们,说了句:“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回自己的班去!”其中一个孩子说:“我们在自己的班上玩感觉放不开,想来10班看看。”看到这些孩子打量着教室里的布置,看着教室里的学生,好像一个外出多年的游子回家一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毅然决然地将他们推出了教室门外,说道:“都回去吧,10班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要是想进来,就准备个节目来表演吧。”半开玩笑地说道,却发现有学生已经开始哭了起来。“XXX,这大过节的,来咱们教室门口哭,不太好吧。”我依然轻松地开着玩笑,然后将他们赶回了各自的班级。

教室里依然是联欢会的气氛,我在毫无准备地情况下主动演唱了学生为我改编的歌曲《钱钱去哪儿》,为联欢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然而回到办公室的我,回想起在教室外发生的一幕,却感慨万千。这些想来10班看看的学生,肯定因为我将他们拒之门外的举动而伤透了心。我从当时学生们的眼中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尴尬、无奈甚至失望。可是我除了这样,还能做些什么。我打开了高一10班的QQ群,在群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非常感谢今天回10班围观的童鞋们,你们能惦记着10班,回来看看,我很感动。我和你们一样,对于高一10班都有一份美好的回忆。一年前的联欢如今仍历历在目。只是,我们在回忆过去的同时,也不得不一步步往前走。融入一个新集体需要时间,也需要付出。所以我貌似不欢迎地在赶你们走,是真心希望你们能好好待在现在的班里,融入到新的班里。只有我们每个人在现在所处的集体中找到幸福,找到快乐,才是我最希望的。也许,这就是成长的滋味吧。祝你们2014年一切顺利!。”

新年快乐

我想作为一个班主任,我只能做这些了,至于孩子们能不能够完全理解,我不清楚。

我后来也了解到,不少高二班级的联欢会上,都有文理分科被分出去的学生重回原来的班级参与一些节目或者活动。可是在我看来,现在的10班就是一个重组的班级,高一10班的学生留下来的不足三分之一。如果这些被分出去的理科生回来参与我班的联欢会,他们看到的只是不熟悉的同学在教室里表演。而对于现在10班的学生来说,看到的也是不熟悉的同学来到了自己的班里。因此,除了有人感叹物是人非,有人感慨自己还是个外来人之外,毫无意义。

对于文理分科后来到高二10班的学生来说,他们能够在今天的联欢会上尽心地表演,尽情地展示,就是对这个集体有一定认同的体现,就是让我坚定继续将这个班好好带下去的动力。我无法想象,如果所有人都想回到过去,都想回到原来的班级,那高二各班的联欢会该如何进行。而对于今天这些想“回家看看”的学生,尽管我从内心很受感动,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在新的集体里找到归属感。这需要他们更多的付出。我希望每个暑假还能和他们聚会,带他们去爬山,但联欢会上他们的“回家”,只会让他们有更多的伤感,让我更加措手不及。我相信,每个从高一过来的学生,都对自己原来的班级有着一份深厚的感情。这份感情,是一份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是一份苟富贵勿相忘的约定,更是一份带给彼此更多幸福的感受。

联欢会上的这件小事,让我和学生们都体会到了成长的滋味,这不好受但又必须去面对。回忆总是美好的,而我们也需要带着回忆继续前行。我也不知道为何一件小事就让我如此难以释怀,也许是因为我太怕我带的第一届学生对我失望,更因为我而对集体失望吧。优秀的班主任应该不会担心像我遇到的这种问题,他早就能游刃有余地把学生拧成一股绳了。也许正是因为我对于自己高一班主任工作的“感觉良好”和高二以来班主任工作的不满意和没信心,才使我格外关注原10班学生的感受,更关注现在班上学生对于班集体的感受。在即将来临的2014年,我想,我是该继续努力,做一个让更多学生满意的班主任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