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导致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公元前541年,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一场毁灭性的的瘟疫袭击了罗马帝国,导致了近四分之一人口的死亡,这给了罗马帝国最后沉重的一击。但是传染病的身份依然是个谜。

如今,通过对公元6世纪德国巴伐利亚发现的两具尸体骨骼的DNA序列测定,研究者得到了鼠疫杆菌的完整基因组序列。该细菌也是1348年蔓延欧洲的黑死病的罪魁祸首。这一发现表明,鼠疫杆菌可能在人类历史上肆虐过好多次。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Hendrik Poinar是此次德国尸体基因序列测定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他也参与了被黑死病夺去生命的英国伦敦人尸体的鼠疫杆菌基因组序列测定。他说,新的发现并不能证明鼠疫杆菌是导致瘟疫的唯一凶手。但是“耶尔森氏鼠疫杆菌是重要的因素”。

古代墓地

研究小组分析了十二具来自巴伐利亚铁器时代阿沙伊姆(Aschheim)墓地的尸体骨骼。尽管其中的10具鼠疫杆菌DNA处于低值,但剩余两具的牙齿就足以帮助研究小组重建整个细菌的DNA序列。

墓地中妇女随葬的珠子装饰品可以用来确定葬礼举行的年代。前期的研究表明巴伐利亚铁器时代的风俗时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装饰品的风格足以断定墓葬年代且误差不超过25年。通过装饰品可以断定其中的一具尸体年代为公元前525年至公元前550年,这离查士丁尼时期第一波瘟疫的袭来时间已经非常接近了。

巴伐利亚地区位于罗马帝国疆域之外,但是具有很强传染性的疾病蔓延跨越了帝国国界,直到波斯和罗马边境的莱茵河。

黑死病

有了完整的基因组序列,研究小组可以把这种细菌置于所有人类感染过的鼠疫杆菌的谱系图中。他们惊奇的发现,德国的细菌有它们独立的分支,没有我们所认识的某个细菌祖先。相比之下,1348年因瘟疫死亡的伦敦人身上的鼠疫杆菌DNA却表明,那些细菌是现代全世界人类感染病的祖先。

这表明,瘟疫会个别地出现,然后由细菌通常的宿主——啮齿类动物如土拨鼠——不断传染。研究小组警告说,这也表明鼠疫杆菌可能会再次出现。

不同的特性

不过基因序列还不能解释为什么两种瘟疫对现代因鼠疫杆菌引起的疾病造成的影响有如此大的不同。

查士丁尼时期和蔓延欧洲的黑死病时期的瘟疫,似乎是人与人的传播。但当鼠疫杆菌蔓延到世界,在20世纪之交被称为“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时,它的扩散开始减慢,很少出现人传染人的情况。这种情况在今天的马达加斯加等地依然可见,细菌频繁地导致人们的疾病。

查士丁尼

Hendrik Poinar说,可能鼠疫杆菌并不是两次毁灭性瘟疫的唯一祸首,而仅仅是杀死人们的“最后一剑”。人们可能已经因为另外一种快速传播的疾病而变得虚弱,就如同一场流感后人们往往会容易得细菌性肺炎。Poniar说:“我们正在寻找其它病原体,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该研究小组已经开始筛查1000多个人类病原体,他们相信这将能够帮助他们揭开当时人的真正死因。

原文:New Scientist–Black Death may have scuppered Roman Empire

翻译阿尔弗智德工作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