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五年后 昔日重来时

4月20日上午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里氏7.0级地震,截止目前,已造成162人遇难,近7000人受伤,灾民人数逾百万。

此时离汶川“5.12”大地震五周年纪念日不到半个月,一些媒体和医学部门已着手安排相关纪念活动,在这样的日子发生如此不幸的天灾,受灾地又同在四川,人们悼念、救灾、援助之余,不免会审视一下——五年了,当灾难再度降临,人们交出的答卷,是否比五年前有所改善?

地震发生后仅18分钟,四川省军区已成立抗震指挥部;仅28分钟,第一批救灾部队(武警四川总队的1200名官兵)已动身赶赴灾区;仅38分钟,第一批非军方专业救灾队伍已动身前往灾区;仅58分钟,国家减灾委、民政部紧急启动国家三级救灾应急响应,由八部委组成的减灾委工作组赶赴灾区;仅79分钟,首个民间慈善基金开始行动(壹基金);仅88分钟,首个民间专业救灾队伍动身赶赴灾区;仅89分钟,四川省宣布启动一级响应预案;仅118分钟,直升机已出现在灾区芦山县城上空……和五年前的汶川地震相比,此次不论军方、官方或民间,在反应速度、应对针对性等方面都显得更快速、更专业,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五年来,各有关方面并没有漠视汶川地震血的教训,在突如其来的灾变面前,准备更充分,训练更有素,这至少可以多抢回一些宝贵时间。

五年前许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救援人马,往往只能靠热情和血肉之躯和天灾抗衡,在泥土中和死亡赛跑,缺少机械、专业设备和专业技能成为普遍的遗憾。与之相比,此次不论官方或民间,在装备方面都有长足进步,“北斗”终端的普及和专业车辆、大型机械的跟进,都较五年前有进步,尽管进步远远不够,对于灾民、尤其被困者而言,却仍是福音。

五年前地震消息传出,举国悲痛,各界人士纷纷出钱、出力,媒体也紧急动员,密集报道,但总给人以激情有余,冷静不足之憾,很多时候不免好心帮倒忙。此次这种情况仍有,但已明显好转,网络上不仅有点蜡烛的,传消息和寻人的,也有介绍各种救灾专业知识,甚至“过来人”作经验谈的,两相对比,五年后的做法显然更成熟。

然而五年过去,改善不大、或几无改善之处也并非没有。

部分官员、官方和半官方机构的官话、套话,急于表功和突出领导,五年过去,问题依然存在,通过媒体、网络,人们有目共睹;五年前人们遗憾直升机缺乏,应急快速救灾能力有“硬缺口”,如今五年过去,救灾直升机不论数量、质量,仍然是灾区和关心灾区者极大的遗憾。

有些问题五年过去,非但无改进,反倒更严重。

如灾后交通管制问题,五年前曾导致救灾通道堵塞,如今五年过去,同样的一幕再度出现,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其中既有地方的问题(如成雅高速救灾启动之初仍“正常”收费),也有民间救灾者考虑不周的问题(如大量民间车辆和救灾车辆争道),但归根结底,还是政府救灾应急指挥、调度考虑不周、应变不力的问题。尽管四川省交通部门后来下令“留下生命通道”,要求除救援外所有其它车辆停止进入灾区,但宝贵的时间已过去十多个小时。五年时间里,中国民间车辆数量剧增,民间救灾、慈善意识也有很大增长,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灾区交通管制的压力和难度,而有关方面对此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更严重的则是红十字会问题。

五年前,人们对中红会抱有相当大的信任,出钱出力,态度踊跃;但随着一系列负面新闻的曝光,和中红会应对拙劣,重组迟缓,此次人们虽仍有热情,却不再相信中红会体系。这种不信任在客观上会影响问题多多、但不论实力或经验都理应在救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红会发挥应有作用。人们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此时一味指责大家“不顾全大局”是不公平的——这么长时间,本来足够对中红会来一次脱胎换骨的改造了。

对民间慈善的兼容,五年前是大问题,如今同样是大问题,且随着“黄金72小时”的过去,灾区管制的放松,矛盾将更加突出。

此外,“赈灾搭台”的种种“营销”行为,不论是某些“官人”,还是立场不同、语气行为相似的某些民间人士,五年前和五年后都乐此不疲,他们的姿态或左或右,“营销”的目的也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无益于灾区、灾民,甚至也无益于他们自己的公信力和企图。

“黄金72小时”还没过,此刻当务之急,仍是和时间、和死神赛跑,更多的总结和对比,只能也必须留待后来。

(本文转自新浪特约评论 评论员:陶短房)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