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是文理分科后来到我班的一个男生,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看起来是个能明事理的人。后来和他高一时的任课老师聊天,了解到这个孩子的行为习惯并不好,学业上也比较吃力。结果如他所言,新学期开学仅仅一周,小李的表现就让我感到担忧。今天早晨查数学作业,发现他的几何作业居然都没有使用尺子画图,直接徒手歪歪扭扭地完成了需要作图的作业。我立即把他叫到教室外,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下午班会课我强调了学校不允许课间在楼道内打闹的规定,结果班会后第二节课课间,我在楼道发现他一路狂奔,横冲直撞,大喊大叫,明显是在楼道和朋友玩耍。我当即制止了他的行为,把他带到了办公室。

一开始,我很严厉地质问他:“为什么班会课上刚刚强调的纪律,你就要违反?”他很愧疚地低下了头。我继续就课间他的行为进行了批评,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味地批评可能起不到太大的效果。按照之前对他的了解,他在高一时应该已经接受过了任课老师的多次批评,估计早都听烦了老师的批评和唠叨。与其不停地追究他的错误,不如帮他改变一下自己。于是我停止了对他的批评,和他有了下面这番对话。

“你今年几岁了?”

“17岁。”

“不错嘛,还有1年就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应该表现得更成熟一些,尤其是对自己的行为,要有一定的控制力,这才是成熟的表现。你是希望自己每天都犯错误,每天都被老师叫去谈话吗?”

“不希望。”他低声说道。

“对,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进步,没有人会把每天犯错误、被老师批评当做一件乐事。其实所谓的进步不一定非要体现在学习上,只要你每天都觉得自己比昨天更好了那么一点点,那就是进步,那就是成长。你也渴望自己能够不断进步,只不过有时候缺乏对自己的管理,总会宽容自己的懈怠,所以你应该对自己的有些习惯也很不满意,只是没有下决心去改变自己,对吧?”
他没有什么回应。

“那这样,你想想,你觉得自己身上哪一点习惯让你自己都受不了,都认为需要改变一下的?”

他思考了一会儿,轻声说:“纪律。”

“什么纪律?能不能说详细一点?”

“课间的纪律。”

我猜他可能还是因为我刚才的批评,不敢多说什么,于是笑着说道:“我觉得刚才你的行为应该也不算是打闹,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只是在一路狂奔,如果要拿一份证据说一份话的话,你应该只属于有打闹的倾向或嫌疑。那还有什么地方你觉得需要改变自己的吗?”

他思考了好久,说出了两个字:“学习。”

“你觉得自己哪一科最吃力?”我追问道。

“英语。”

“那好,咱们就从改变英语学习和改变课间在楼道的行为做起,怎么样?”

他点点头。

于是我帮他分析了他英语学习中存在的问题,他自己也承认英语学习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基础太差。

“那这样,我们就从最基础的单词开始。其实英语的学习最需要的是坚持,短期的努力很难看到成绩,所以有些人努力了一段时间就选择了放弃,最后也没有进步。你就从坚持每天记单词开始,如何?每天写一个单元的单词?”

他点点头。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了。你每天写一个单元的单词,老师讲到第几个单元,你就每天写这个单元的单词,然后每天早晨交给我检查,如何?”

他很勉强的点点头。我觉得一说到“检查”,可能学生会本能地把它当做一种负担。

“你要是觉得不想这样做就告诉我,我们这是在商量如何帮助你进步。你可别埋怨说:‘班主任又不知不觉忽悠我,给我又多布置了一份作业。’我只是想监督你,让你坚持下去。”我半开玩笑的说。

他表情也显得很轻松,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做到。

一段谈话从严肃开始,以轻松收尾。其实我也不确定他能坚持多久,或者说通过这次谈话能让他改变多久。但是我觉得,今天的这番谈话应该会比一味地批评教育更能触动到他。反思自己接手文科班后第一周的班主任工作,我基本上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对学生触犯到班规的一些行为,都只是善意地提醒。一般而言,作为一个重组后类似于新班的班主任,应该严格要求,这样才能让学生更快地把自己的行为约束在班规的框架内,有利于班级长远的发展。我觉得学生进入一个新班,感情上可能还有一个适应和过渡的阶段,需要适当的宽容。这只是我的一个尝试,是对是错,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