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离甘肃省会兰州8英里远的山上,机器声音隆隆作响,十几台挖土机在山坡上作业,数不清的卡车将满载的黄土倒入大浪沟。一个当局雇用的开发商,试图在半年内推掉700多座荒山,将山谷填平,创造一个占地10平方英里的“兰州新城”。据英国《卫报》日前报导,兰州新区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移山计划”,由大型民营建筑公司斥资22亿英镑(约218亿人民币)移走700座位于兰州市郊区的小山头,开发商将于此地开发成大型都市兰州新区面积约13万公顷,离兰州市区80公里,据称,至2030年,可以提升当地国内生产总值(GDP)约2,670亿人民币,且已吸引近690亿人民币的企业投资。该开发区是中国第五个“国家级开发区”,并且是中国首次在快速发展的内陆所核准的开发区。

《今日美国》报导,事实上,兰州当局在环境冲击评估报告核准之前,去年10月就允许“兰州新城”开工了。批评者担心,大浪沟的开发速度过快,恐怕超过环境所能负担,而且也缺乏解决农村移民的配套措施。兰州市目前有360万人住在淤积的黄河沿岸,已构成重大的环境安全问题。去年,世界卫生组织更认定,为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主要产业为纺织、化肥生产和冶金。前国务院高层官员说,该项目并不合适在当地发展,因为兰州常被列为中国长期缺水的城市。最重要的是,要将居民聚集在可供水资源的居住地。

兰州新区

中国城市人口泛滥,已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程度。过去20年来,居住在中国城市的人口倍增,占全中国人口的比例由1990年的26%增加到今天的50%。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估计,12年后,中国将拥有221座居民超过百万人的城市,远远超过全欧州目前拥有的35座。届时,中国也将拥有人口超过500万人的城市23座。

参与建设“兰州新城”的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创办人严介和向《新闻周刊》夸说,他投资的35亿美元将可在五年内开拓出一个城市来,“有水上城市威尼斯的风味,和在戈壁沙漠中的拉斯维加斯绿洲味道。”

《10亿中国城市人:人类史上最大规模迁徙背后的故事》一书作者唐米乐(Tom Miller)表示,每年,中国的城市人口增加的数量与澳洲人口一样多,大约增加2千万人,“兰州是许多中国城市的写照,它显示了对新住房的巨大需求。”他还说,到2030年,中国的城市人口将达到10忆人,或占全球人口的1/8,“但如果发展错了,中国将要花上20年的时间来消灭城市中产阶级停滞和贫民窟满目疮痍的问题。”

当地42岁的农人刘宏(音译)表示:“我村每一个人都计划搬到城市住。我也一样,如果我赚的钱够多了,我也想去城市住。”他说,住在城市吸引人的地方是基础建设完备,环境较好,政府的福利也多。但在户籍制度下,就算他在城市居住多年,政府仍然不会给他的家庭享有城市的社会福利。

然而,肮脏、拥挤和重度污染的兰州市似乎不是他考虑去住的地方。今年1月,一年一度的兰州元旦环城赛推迟了,因为跑者抱怨他们可能会在跑道上窒息。为解决空污和交通问题,当局规定所有的车辆必须在一周中停驶一天。30岁的出租车司机章瑞君(音译)说:“我们的城市太污染了。”

唐米乐认为,全中国可能引发兴建浪潮,因为中国有一个与自由市场经济“不一样的经济逻辑”,他们不是透过市场力量来扩张,而是透过“地方政府将人民迁移至一个全新的地区”来完成。

兰州大学人文地理学教授李鼎(音译)正与他们学生调查这个项目,他担心该开发案会让黄河的水干涸,导致下游迫切需要水源的农田和民众无水可用。他还说,短期的沙尘暴和长期的土石流也都是风险,但开发商和官员都不愿提供该项目对环境冲击的资料。

(本文内容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博客任何观点。)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