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未央

高一10班   任梦雪

我喜欢把闹钟设在子夜过后,然后一个人坐在了无遮拦的飘窗上,欣赏外面熟睡的世界——似乎说欣赏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漆黑黑的一片简直催人入眠。但我喜欢仔细凝视那周遭的角落,看长明的路灯底下的影子与黑暗交错,听院子里孤独的猫叫声。偶尔还会碰到一些似醉非醉的失意人,打着手机的微光,唱着动人的情歌趑趄而行。虽然不明白他们的心情,可那夜的寂寥便被衬托出来。我随着它轻轻的呼吸,也开始想一些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心事。

我喜欢在黑暗中点起台灯,伏案悄悄地写一些文字。不想被谁知道。只是抛去了白天为人处事时的谨慎和惶恐,张开心里坚硬的繁壳,把柔软的心情摊开在纸笔之间。说来倒也奇怪,每每这时竟然会才思泉涌,虽没有‘下笔如有神’,却比在学校里费尽心思编故事时轻松得多。洋洋洒洒过去了几千字,也不会觉得累。于是我同样的又恋上了暗夜里笔触带给我尖锐的疼痛与感动,且比爱夜本身更无可救药。一定要出一部长篇作品的想法,应该是在许多个不知名的夜里培养出来的。

我喜欢与夜里那不可名状的寂静分享我的思路。思路是一条单行道,断了便不会再有。夜晚使我的头脑五笔的清醒和没干,在看白天时费解的文章或者诗篇时,竟会有些小小的共鸣。例如张爱玲凄惨的情感世界,鲁迅坚定的斗争世界,顾城朦胧的文字世界……虽然不曾经历过那么多,但深刻的感触要比看教科书上正规铅字多得多。

暗夜未央

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现实里,无一例外的,也是所有个生命无可抗拒的。既然这样,回忆于我们来说便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我以为,回忆的前提是要建立在对现在的不漠视之上的。而我自己根本就做不到,我不觉得哪一天我在认真的过着。有资格的人也大可不必欣喜,因为回忆多了,你渐渐地也就会到我这个行列里来了。何苦呢。

回忆是一座桥,也是通往过去的一座牢。它的意义于时间是相似的,就如同我们把承诺信仰希冀寄托在不长不短的时间上,却让自己服下了不知是解药还是毒药的东西。

我是渴望爱或被爱的吧,有时或许又不是。但大多数情况下自己还是处于前者的氛围中,因为毕竟自己的生活没有过多的阴暗面。无尽的学校生活即使枯燥反复,却不足以麻木一颗跳动着的心脏。可我有时又很绝望,像过冬的松鼠探出头那样,没有来由的。我亲爱的他们,个个都不是十分幸福的。大家的有些经历颇有相似,约莫上我也不是最幸福的。

大概又是心怀侥幸的希望罢了。火光能在冰冷的深海里点燃吗。当我们被一点点的快乐迷惑时都不考虑这点,天真的像扑火的蝇虫。

做事不够坚持,内心对于是非的界限又不够笃定。我真的是一个缺点的代名词吗,或许又不是,缺点已经是一个名词了。

哎就这样下去算了,说不定哪天就有了转机呢。说不定。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求黑色的幸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