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郑强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作演讲

2011年3月16日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强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演讲厅举行以“国民教育 大众素质 中华复兴 ——当代大学生的成才之道与历史责任”为题的专题讲座郑强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首批新世纪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人选,现任高分子复合词材料研究所所长、高分子合成与功能构造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强教授的学术能力毋庸置疑,但是他的成名却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专业,而是因为他在全国各学校所做的近百场演讲而引发的强烈反响。他的演讲充满激情,同时又能发人深思,被网友成为”史上最牛的演讲“。

在今天的演讲中,郑强老师风趣的语言和独特的观点不时博得北师大师生的热烈掌声。虽然我之前在网上已经看过大量他的演讲,今天讲的不少内容在网上我都看过,但是在现场再次听到这些经典语录仍然让我不禁拍手叫好。他的演讲总是从得瑟各大媒体对自己的高度评价开始,然后例举身边发生的小事或者社会上热议的教育话题,进而探讨中国当代教育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深刻剖析当代大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带出很多让现场师生值得深思的问题。

郑强老师连续三年被浙江大学学生评为最受欢迎的老师,他认为要成为学生喜爱的老师,必须要有真才实学,要有爱生之心,要有沟通本领。的确,中国高等院校的不少教授现在都整天忙于搞自己的科研、搞自己的学术、赚自己的外快,教学已经成为第二位的了。这样大学教育的效果就可想而知了。针对大学生存在的所谓就业难问题,郑强教授指出我们要追求非对称优势,作为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要充分利用非对称文化优势,在求职过程中充分展示北师大这个百年老校留给我们的精神文化素养。

在邻国日本已经有十多个诺贝尔获奖者,而中国至今尚未在学术科研方面斩获任何诺贝尔奖项。郑强认为中国学生的天性在教育中已经完全被扼杀了,而天性是难得可贵的,是后天创造力的源泉。中国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就以“听话”作为衡量学生优差的标准,无法让男孩子在小学、初中、高中培养出应有的男子汉气概,使学生缺乏一种担当责任的勇气。中国男人从小就“没有玩”、“不允许玩”、“被别人玩”。要知道国外的男生在18岁前的主要任务就是玩,等玩到18岁已经玩腻了就知道该勤奋学习了,所以国外的大学生普遍要比中国的大学生勤奋。而中国学生正好相反,小时候一直想玩却没机会玩,一直在被迫努力学习,到了大学后学习的新鲜感没有了,反而因为摆脱了家人和学校的约束开始懈怠下来,把精力投入大之前被压抑许久的玩之中。

郑强老师强烈批判了所谓的“学龄前教育”的说法,既然是“学龄前”,就说明不是学习的年龄,那为什么还要进行所谓的“教育”呢?这是一个相当荒唐的说法。他还批判了中国人学习英语的盲目性。在国外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并不是都学过外语,他们同样可以搞出最有价值的科研成果,那是因为他们可以全身心投入到专业当中。而中国人不论学习任何专业,都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学习英语,其实大部分专业都完全运用不到英语。有人指出在当今时代不会外语的人就是文盲,郑强老师很犀利的回应:“说不会外语就是文盲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文盲!”

郑强老师在演讲中还提出了“民富不等于国强”、“科学有国界”的新颖观点,并且例举了大量的历史来论证这两个观点。这就让我觉得她的演讲并不都是胡扯,其实他真的是有在深思这些问题。

郑强老师最后强烈的批判了大学生把自己当“特殊公民”。每次出现大学生被车撞伤的时间都会引发大学生的集体声讨、抗议,试问为什么街上有农民工被车撞的话大学生就不声讨、不抗议呢?如果有一天当我们面对学校里的清洁工都能心存感激,那么这才是中国大学生真正应有的素质和觉悟。他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目的,详细地讲述了当代大学生应该具备的历史责任,强调大学生要具有“四爱”精神,爱祖国、爱家乡、爱学校、爱父母。

郑强老师在结束今天的演讲时寄语北师大学子,在大学要有精神领悟,充实情感,快乐成长。整个演讲时长近4个小时,在师生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这是我所见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各类演讲中用时最长的,整个演讲内容切中时弊,极有分量,对于当代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树立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都有极大的激励和深刻的启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