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杀人”发酵 药家鑫师妹狂言惹众怒

近日,“药家鑫事件”在中国大陆又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原本简单的一个杀人事件,因为官方极力为其开脱和造假而遭到大批民众的热议和驳斥。随着CCTV请来“专家”为其开脱和造假引来大批民众骂声一片后,药家鑫的同门师妹李颖又突然在网上留言:“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毫无人性的留言引发大批民众的愤怒,痛批:“现在的大学生们到底怎么了……”

2010年10月20日,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私家车撞伤女行人,不及时抢救反而持刀连刺受害者张妙8刀,将其杀死。但是最近,西安市检察院认可药家鑫自首情节,及被告人律师辩护其不是直接发生的故意杀人,而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演变成“激情杀人。”在官方CCAV的节目上,“心理专家”也出马,说他连捅农妇6刀(准确应是8刀)是弹钢琴的一种“强迫性动作”。

药家鑫师妹称“我也捅” 网民怒批

据《南方日报》报道,“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药家鑫事件中的死者)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这是在4月1日下午,网友“billkds”在其微博上贴出李颖在人人网上留言的截图,这段话迅速在网上疯传。网友们纷纷留言指责,称其“心理问题极大”。教育学专家张敏强表示,“太糟糕了,太可怕了”。他认为,最基本的人性都已丧失,与此同时,学校的教育也非常失败。

如果这段话真的是李颖所说,这个很可怕、很恐怖,为杀人者制造理由。现在有一种很奇怪的社会现象,当你希望非常具有人性、不要冷漠,关爱弱者的时候,结果是一种冷漠的现象;当你希望以气愤之心谴责邪恶的时候,反而有很多人站在奇怪的立场,为他去开脱,现在大学的教育制造了一大批信仰雷同扭曲的人,这是多年教育制度的结果。

同时还有消息称,庭审时药家鑫的400名同学接受问卷调查,问到药家鑫到底该不该被判死刑时,他的同学们都回答说:“该名同窗一贯温良,品学兼优,给他一个机会。”有网友指出,现实的教育是一种有政治目的、缺乏道德感、缺乏敬畏心的,是不完整的一个人生观的教育,必然导致当代大学生这样的人生态度,这的确是教育的问题。也有网友表示,实际上那天央视关于药家鑫庭审的报道中,庭审后参加旁听的大学生接受采访说出的话应该引起社会的警觉,因为他们对药家鑫表示同情,而被害人的无辜和悲惨竟然连获得他们的同情都没有,这也太可怕了,这些大学生简直连最基本的是非观念、最基本的人类情感都没有了。

天涯论坛网友:我来剥“心理学家”的皮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在接受CCAV采访时称,药家鑫杀死张妙的行为是强迫行为,“他拿刀扎向这个女孩的时候,我认为他的动作是在他心里有委屈,在他有痛苦,在他有不甘的时候,却被摁在钢琴跟前弹琴的一个同样的动作。”李玫瑾的言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署名“石勇”的网友在天涯上发帖《我来剥为药家鑫进行心理辩护的“心理专家”李玫瑾的“皮”》。该贴也在短短的两三天内得到超过16万的点击。在文中,作者对李玫瑾做出回应,认为局势已经非常明显,强势群体已经联起手来,袒护其成员对弱势群体成员的残忍杀害。帖中写道:“(李玫谨)这两段话,简直是在羞辱心理学。心理学上是有一个词叫强迫性动作,也有另一个词叫强迫性思维,有这些动作和思维,一般认为属于强迫症。但这只能吓唬一点都不懂心理分析的人,因为它们不过是心理学ABC。药家鑫杀张妙的时候,如果充满了李玫瑾所说的‘委屈’‘痛苦’‘不甘’,那么,他的动作就绝不是类似于‘在钢琴跟前弹琴的一个同样的动作’,而是另外的动作:破坏性的动作。”

还有网友表示,CCAV现在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媒体,而是官方维护特权和既得集团的利益的宣传机器,在某种程度上讲,它没有公信力。现在互联网有一个说法,凡是央视宣传和主张的事情,大家就要回避;凡是它回避的事情,大家就要坚持,就陷入这么一个怪圈。

西安长安区兴隆街办的宫字村与北雷村的村民发出强烈呼吁:“不除杀人犯,天理难容!”有500多村民自发在王辉家门前签名要求判药家鑫死刑。(网络图片)

李承鹏:精神病是可以不判死刑的

李承鹏针对此事件发表博文称,“不明白为什么要拿出药的道德信物即十三份奖状,奖状又怎样,在中国越坏人奖状越多,刘志军奖状就很多,凡坐过火车的中国人都是他的奖状,他便有十三亿份奖状。再后来就开始阐述激情杀人,从药出生时讲述和解构激情,一直激情到那天晚上。以至于大量围观学生潸然落泪,药也及时当场下跪……激情燃烧岁月,都是好演员。”

“我只是不明白,李刚案、钱云会案、药家鑫,每逢恶性交通事故时一个叫CCTV的单位,就要给杀人者以大把时段讲述心路历程,最后把一档新闻节目办成了心灵鸡汤谘询节目。专家不分析怎样治罪,却声情并茂讲述“人性弱点”“性格生成原因”。那一个叫李玫瑾的公安大学专家,一直剥啊剥,从性格深处剥到新新人类的社会属性,她其实应当直接说药家鑫有精神病的,而精神病是可以不判死刑的==药家鑫不必判死刑。这时,大家一定要想得起——就是这个专家当年高度赞成北大精神病教授孙东东“上访户都是精神病”,他们一直这样的,妙手做着司法春联,上联:上访户均为精神病,冤情不可信;下联:药家鑫实为精神病,不必判死刑。横批:老娘说不刑就不刑。”

“这是怎样一个药的语境。大家都熟悉的句式套在最近就是:你跟它讲法律,它给你讲人性,你跟它讲人性,它给你讲主权,你讲主权时,它给你讲要克制,你要克制时,它让你勿忘国耻,等你勿忘国耻游了过去时,发现两国已握手言欢,油and米。你上不得岸,也退不回去,脑子一激凌就有些偏激。你偏不得激,因为北大会商等着你,不得因食堂涨两毛钱菜金而偏激,但可以为五毛钱赏金而理性,两毛叫偏激,五毛叫理性,差了三毛,正在上演被拐儿童流浪记。其实不管二三五毛都别吹牛逼,别相煎太急,你我至今都不知道到底主权高,还是人权高,也不知法律重要还是人性重要。反正老朋友快输了,就是主权高;老朋友快被绞,就是人权高。有权的杀人了,就得分析人性,有权的被欺负了,跨着省也得运用法律。”

在他的博文中,李还称,400名同学都为他求情,“我觉得这个围观的场景很可怕,比那晚上药连捅八刀还可怕。药只杀一人,这时却杀四百人。这样的教育公然训练学生对人性说假话,这样的围观让人瞬间就变成了狼。经此一战,孩子们会陡然明白:只有下手坚决,才能前途远大。这时你就知道,药,为什么会在并无威胁的情况下用弹钢琴的手连捅八刀。”

(注:本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博客立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