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江湖:自由的背面还有什么

2010年微博上实时转播的“宜黄强拆”事件,最终促使政府公开道歉,相关责任人受处分,并且受害者得到较好安置,该事件向我们展示了微博的灵活迅速和超强的社会影响力。2009年到2010年,微博的发展势头令人震惊。作为一个信息发布平台,微博以其文字的简短、操作的简单、与手机交互的便利和语言文字的低门槛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青睐。但是,在这个亿万网民自由狂欢的舞台背后,一些问题已然浮现出来。

微博作为网络家族的新进成员,本身就流淌着网络“虚拟”的血统;而微博作为一个随意性很强、文化起点很低,但受众却极广的信息发布平台,这种真实性的不确定所引发的问题将更为严重。不久之前金庸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以野火燎原之势迅速传播,之后又迅速被辟谣。这次“被去世”事件中各大专业新闻媒体的VIP微博纷纷出糗,《中国新闻周刊》副主编更是辞职谢罪。如此一串连锁反应的发端仅是一个不知名小人物饭席上听得一个谣言,未经任何证实便直接借手机之便发布到网上。该虚假消息随后被大量转载传阅,“三人成虎”之后金庸大侠便“被死亡”了。虽然这件事情最终真相大白,但微博上绝大多数的虚假成分很难被发现,即使发现了也很难被证实,即使证实了也可能“覆水难收”、很难挽回,毕竟随意看了一条消息还会深究其真实性并等着它被辟谣的网民少之又少。微博的更新速度和开放程度使得每天有成千上万条不完全真实的信息诞生,然后堂而皇之的被传播和接受,甚至大家形成了错误的观念后却找不到错误的源头。

此外,微博常常是一个大众情绪的宣泄场所,但一些情绪有时会因为网络传播的选择性、网民间的互相肯定和煽动而放大,最后超出理智的范畴甚至被人利用。比如常常有人利用大众感情的偏向,夸大歪曲、肆意编造消息。玉树地震中发布的“英雄搜救犬勇救30人后壮烈牺牲”一消息令大家惋惜不已,该条微博点击率也成倍上涨;但事实上这条消息却是嫁接自汶川地震中的旧闻,空穴来风不过是是利用大众同情心得一人出名之私利。更有甚者创造一些激发民愤之事以“博”得喝彩:“某某官员拥有数座豪宅,十几辆名车”,“某某不学无术‘官二代’录取为公务员之黑幕”,“‘富二代’开豪车夜店嫖妓”,“某地出现强奸母亲之不孝子”······这种种如同粒粒火星点燃官民对立、仇富心理和道德批判组成的堆队干柴,瞬间燃遍网络。在民众一边倒的普遍情绪中,试问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弱弱地问一句:“证据在哪里?”学历史的人都常听常说:孤证不立。但是在广泛传播的微博上信誓旦旦,众人的转载抨击为其平添了可信度,我们的情感偏向又自然地轻信于这些揭露的“黑暗”、“腐败”,其间问题不可小觑。

网络带给我们的言论自由度确实是其它东西不能比拟的,且随着政府日益放宽的监管,这种自由将得到更大的彰显。表达自己的观点固然不错,但一些完全出于个人情感、完全出自主观的言论自由有时会在网络引起混乱甚至互相攻伐。不久前我校某教授发微博称“学生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后,网 上骂声如潮,甚至要其公开道歉。该教授的价值观一不犯法,二不逾道德“底线”,但与主流价值观不甚相符,过于强调财富。而网络众人却也是在以大多数人的强 权欺压一人的言论自由,其中还不乏一些素质低下的人身攻击式的谩骂与侮辱。反观之,既然该教授选择将其发布到微博让众人转帖,自身也为 该言论造成广泛的恶劣影响提供了可能性。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如果该贴没人转没人传阅,那么该贴没有对社会造成丝毫恶劣影响,纯属个人言论,网民 们既不知晓也无从攻击;一旦该贴有人转有人传阅,那么该贴就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而这一影响也就成为了网民声讨其的主要理由。如此,要点就在于微博上的传阅和转载带来的巨大信息传播影响力。在这一方面,微博对于言论自由则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问你提供了言论自由发表的平台,一方面又因为其开放性而产生了潜在的制约,甚至不能阻止人与人互相的侵犯。

微博,在其万众狂欢的自由背面,一些问题既已浮现,就应该关注和着手解决,使得这把双刃剑更多发挥对社会进步的促进作用。继新浪之后,腾讯、搜狐等也相继高调的进军了微博领域,并且强调了改良和完善,作为一个正逐步上升的新新事物,微博在中国的发展仍然值得期待。(来源:春秋人文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