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江是否已去世,一个事实已经显露出来:中国的新浪微博成为了世界上最犀利的谣言制造机器。

上周五,也就是七月一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大会上,国家前任领导人中少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前国家主席江为什么没有参加?是因为他病得很厉害,还是因为某些其它原因不想参加?没人能对他的缺席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包括官方渠道。由于没有相关报道和可确认的信息,谣言开始在中国大陆上快速散播。

上周末,在拥有一亿用户的新浪微博上,关于江目前所处情况的讨论就已经开始了,但是人们除了推测一个84岁老人可能病危的这种情况外并无其他进展。但是到了周三,一些微博用户注意到在北京301医院附近突然开始大规模的交通管制。通过谷歌地图的实时交通信息显示,微博用户确定北京301医院附近的主干道已经被封锁。一些路人也看到了不少黑色小轿车车队驶进了医院,尽管这些小轿车并不是政府官员乘坐的标准奥迪,但黑色的梅塞德斯奔驰明显是VIP所属。

这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能够将此与江联系起来,但是到了当天晚上微博上几乎已经把江的去世当作一个事实,并认为官方很快就会发布声明。有微博用户声称,党内高级领导已经被通知赶回北京!官方报纸的编辑被告知将周四报纸头版留空以备发布重大消息,但后来……什么重大消息也没有出现。周四的报纸像往常一样报道了很多各类新闻,并没有关于领导人去世的消息。

现在,这个传说听起来似乎仅仅是好奇心所使,像一个人在虚拟回音室里大声喊叫而已。但实际上,中国的审查制度却似乎让这个谣言变得可信起来。微博上一些词语的搜索结果开始被过滤:“江”——中文里非常普通的一个词,同时也表示“河流”的含义。“301”也同样被过滤掉。搜索这些词时,会弹出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到了周四,新华社终于发布了一条简短的声明否认关于江去世的谣言,不过并没有提供任何关于江缺席的解释。官方称:“近期海外媒体关于江去世的报道纯属谣言。”用户想要知道的并非什么是谣言,而是真相是什么。但是直到周五下午,事实与谣言之间的界限仍然不清晰。江仍然下落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的讨论——除了香港电视台的过失报道——都发生在中国社会媒体,特别是微博中。在7月6日的微博热议话题趋势排行榜中江位列榜首(当然是在被和谐之前)。我问了几个平时不常使用社会化媒体工具的中国朋友关于谣言的看法,他们的反应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事?”

微博通常被称为是中国的Twitter,但是在某些关键功能方面两者还是不同的。首先,新浪微博允许用户更方便、更直接的分享图片和视频——更像是Facebook墙而不仅仅是一个可以发布140字的平台,用户在这里可以更方便的发布日常所见所闻。其次,也是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两者用户构成的不同。说实话这个很难来量化,但是以我收集到的两个平台里中国和外国用户的情况来看,中国的商人、媒体和学术精英使用微博的比例要比美国或欧洲人使用Twitter的比例要高很多。这是为什么呢?在西方,Twitter仅仅是众多未经过滤的消息来源渠道之一,而在中国,要获得未经过滤的信息是很难的。微博几乎是唯一的一个平台。这使得微博有了更特殊的力量。

微博传播事实与谣言的速度是一样快的。企业家可以用微博来发布个人辞职决定(“各位亲友,各位同事,我放弃一切,和王琴私奔了。”鼎晖创业投资合伙人王功权5月份发表的微博这样写道),同时伪科学家也可以发微博来断言三峡大坝的施工对气候造成了不良影响。

和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新浪经营的微博必须有自己的审查人员。他们所做的常规工作就是确保某些敏感话题(如关于党内领导人的批评或达赖喇嘛等)不成为热点话题。这些审查人员会实时响应政府关于某些话题的导向,避免一些讨论突然跃升为热门话题并过于敏感。在这种情况下,审查人员通过自动过滤系统(即让某些条件下的搜索结果无法显示)和手动删除相结合的方法,把敏感话题和谐掉。在这次关于江的谣言中采取的是同样的方法。

当然,这表明审查人员——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内部审查人员——在谣言兴起的背后总是有一套工作步骤。他们时刻关注网友的讨论,在敏感话题的讨论爆发时采取措施进行和谐。几年前,中国有好几个微博平台在竞争,但现在新浪微博已经明显成为一个赢家。新浪已经掌握了如何巧妙得保持用户对于热门话题讨论的需求和迅速采取措施和谐某些内容之间的平衡。当然,新浪还需要政府的支持以防被迫关闭。但现在他们做的很好。

尽管如此,不论真相是什么,关于江的谣言还是在国内蔓延,并非常迅速地传到国外。各种猜测仍然在聚积中。

本文译自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文中表述不代表本博客任何观点及立场,禁止转载。

中文翻译阿尔弗智德工作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