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拒绝公布拉登尸体照片是明智的

尽管很多人呼吁奥巴马公开本·拉登尸体照片,但是目前为止已经基本排除了奥巴马总统公布美国特种部队杀死本·拉登照片的可能。

根据极少数看过照片的人透露,照片清晰并且看上去非常可怕。拉登受伤部位包括额头前的一个大口,从中甚至能看到脑浆。原本眼睛所在的部位也变成了一个大洞。“我认为,这些照片很可能造成国家安全风险。”奥巴马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确保这些表现某人头部中弹的照片不会成为用来煽动暴乱的宣传工具。”

心理学研究表明奥巴马对于这些照片的担忧是正确的。恐怖的照片包含了强烈感情的效力,能够对我们心理造成非常深刻的影响。法庭上的律师对于这一点都非常清楚。只要可能,起诉团经常会试图不断通过犯罪现场场景和验尸的照片来使陪审团震惊。律师们盼望这些照片将使陪审团做出对被告不利的判决。越来越多的研究也支持了这一观点。

在其他所有证据同等的情况下,大量死亡的真实写照或者严重伤势的照片通常更容易使陪审团做出裁决。彩色照片比黑白照片的效果更好。照片表现得现场越真实,其作用也越大。(行为科学与法律,第27卷第273页

President Obama is updated during the raid that killed Osama bin Laden

为了阐释这种效果,研究人员将重点放在了这些照片对人们情绪的影响上。可怕的图片导致观看者的情绪被激发,情绪表现包括生气、恐惧、焦虑和厌恶。情绪的强烈上升伴随着大脑额叶认知功能的下降,对于证据和问题的客观考虑能力逐渐遭到削弱。关键的是,陪审团并没有充分意识到他们看待问题的视角正在发生变化。在自我评估中他们认为自己和没有看过这类照片的陪审员一样的理性和客观。但判决结果表明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些研究发现导致人们开始呼吁在法庭审理中禁止或者有限制地使用类似的照片。

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能够使人的情绪不断被激发的原因还要追溯到心理学家所谓的“死亡焦虑”。这可能是由一系列因素导致的,但是最明显的就是接触到和死亡有关的画面。遭暴力而死亡的照片毫无疑问是属于这一类的,而且越细致的画面能带来越大的影响。

死亡焦虑有着一系列的心理效应。看到与死亡有关的图像后,人们经常会对他们的国家、宗教、性别、种族等有更强烈的自豪感和认同感。他们会对不同于自己所属群体的人们表现出一种夸张的成见和排斥趋势。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所属的群体比以前更好了,也更值得去支持了。敌人逐渐减少,也更不被值得同情或怜悯。那些被认为是不同于群体或者对群体是个威胁的人也会被当做敌人。

这些观念和态度上的变化和行为的改变是有关的。其中一些行为比较微不足道,比如说会坐在一个文化背景相同的人旁边,并避开那些所谓的“异乡人”。另一些行为就赤裸裸了,比如说对批评自己心中坚信的理念的人,采取愈演愈烈的暴力行为。

从本·拉登死亡事件来看,死亡焦虑能够使一系列极端主义者的群体认同感不断增加。例如一项研究表明,美国白人对其他有种族主义观点的白人会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和支持。在中东地区,研究人员发现死亡焦虑下的穆斯林学生对自杀性爆炸者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甚至愿意自己也去尝试这样的攻击(个性与社会心理学通报,第32卷第525页)。

公布拉登尸体照片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激发这种效应,其中许多地方对美国早已经是冷漠的态度,如果不是彻头彻尾的敌意的话。对于基地组织成员来说,他们希望这些照片能够增加好战团体的同情与支持,尤其是那些自称是文化认同的捍卫者。由此针对美国及其同盟国的战争将会增加,换句话说这些人更愿意参与到暴力冲突中。总之,世界许多地区的安全风险将会上升。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照片的公布对美国也是有一些好处的。在美国,公布照片将会提高民众对于总统和政府的支持率。自从公布本·拉登被击毙的消息后,奥巴马在美国民众中的支持率已经上升了六个百分点。公布照片可能会使支持率更好一点,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即使如此,奥巴马的选择也是正确的。基地组织的新领导人扎瓦赫里提醒他的追随者们,他们正处在伊斯兰世界一场“精神与心灵的媒体大战”中。美国人也锁定了这场战争,拒绝公布照片一事体现了奥巴马的精明谨慎。(原文作者安德鲁·西尔克是英国东伦敦大学研究犯罪学和恐怖主义的教授。)

英文原文:Obama is right to withhold photos of bin Laden’s corpse

中文翻译Japhia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