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师范生,“绣球”抛给谁?

虽然具备“有编有岗”的政策保障,但眼下免费师范生的签约率仅在25%左右。一些省份的地方配套政策尚未出台,而已出台政策的省份,又多存在“细则不细”,或各省间政策不统一的问题,免费师范生的高峰就业时间不得不往后推迟——

因工作单位尚未确定,这个元旦,免费师范生张芳芳过得有些心神不宁。“主要是各地相关就业政策还缺乏衔接”,她焦急地说。

和张芳芳一样,虽然具备“有编有岗”的政策保障,但眼下急于找工作的免费师范生,并不在少数。记者从部分部属师范大学了解到,截至目前,免费师范生的签约率仅在25%左右,低于去年同期普通师范生50%以上的签约率。

“由于一些省份关于免费师范生就业的地方配套政策尚未出台,而已出台政策的省份,又多存在‘细则不细’,或各省间政策不统一的问题,免费师范生的高峰就业时间不得不往后推迟。”东北师范大学一位就业中心负责人对记者说。

急!尚有多个省份未出台地方配套政策

2007年5月,国务院决定在教育部直属6所师范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首届总计招生1.2万人,4年累计招收4.5万人,目前正是首届免费师范生即将学成毕业,集中找工作的时候。

为了让这批学生顺利就业,2010年5月,国家几部委联合制定《免费师范毕业生就业实施办法》,《办法》指出:免费师范生原则上回生源所在省份中小学就业;由各省统筹安排,确保每名免费师范生有编有岗。

与此同时,教育部要求,各省要在2010年11月20号之前出台地方具体配套政策。

“可迄今为止,仍有10余个省份没有出台相关政策,这给当前我们免费师范生就业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张芳芳说。

张芳芳家住贵州,“履行协议、回本省就业”,一直是她坚定的目标。日前,经过双向选择,她和贵州省黔南州田家炳中学达成签约意向,但因贵州迟迟 未出台相关政策,张芳芳感觉自己正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学校要向当地人事部门申请编制,如果拿不到编制,我就得再找别的单位,可现在都1月份 了,冬季招聘高峰期已经过去,随着用人单位减少,我再次选择的机会也变少了。”

来自辽宁的华中师大免费师范生小赵,本来和包头教育局达成了初步意向,但目前“签,还是不签”,成为让她非常挠头的一件事。“辽宁省的政策还未 出台,如果压根儿不允许跨省就业,现在签也白签”,小赵很纠结:“可能因为省内政策尚不明了,用人单位不好提前要人,到我校招聘的辽宁学校太少了,假如我 现在不与包头签,又怕错失机会,今后越来越被动。”

据了解,截至元旦前,全国只有湖南、河北、山东、重庆、吉林、广西等10余个省市出台了地方免费师范生就业政策。在那些尚未出台政策的省份,很多学校不敢“轻举妄动”,需求信息明显不如往年旺盛。

“往年这个时候,广东省深圳市率各区教育局早就来抢人才了,仅他们一个市平均每年就能要150人左右,而目前他们还没见动静。”华中师大就业指导中心主任曾浩说。

盼!“跨省就业”限制可否适度放宽?

“确保每名免费师范生有编有岗”,让其他应届毕业生非常羡慕。不过,在参加过多场招聘会后,不少免费师范生感觉,这一“优势”似乎倒演变成了当前他们参与竞争的“劣势”。

一位数学系免费师范生小罗说:“由于不少地方教师编制多年来一直紧缺,这种情况下,有些学校宁肯选择那些无须解决编制的非免生。”

记者了解到,落实免费师范生从教编制,需要各省教育厅会同省编办对现有中小学教师编制进行核定,再拿出具体接收计划,这项工作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故而,不少省份的用需双方对接会至今无法召开。

“我们好像被悬在了半空”,小罗一脸焦急:“问题是,全国每年师范毕业生近60万人,但教师岗位需求却仅25万左右,如果非免生先签了,我们的就业空间难免会受到挤压。”

为落实免费师范生的从教编制,国家提出可采取“先进后出”的办法,即用人学校可先超编接收免费师范毕业生,再通过教师自然减员逐步予以冲销,或者“必要时,接收地省级政府可设立专项周转编制”。不过,一些高校就业指导员指出,这项政策必须有各省财政部门的积极配合。

“纵观目前各省已出台的政策,对这一条,多数只是泛泛重复国家文件,并无具体操作细则与完成时间表。”东北师大就业服务中心一位老师说。

另一个现实问题是,首届免费师范生大多来自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按照国家回生源地就业的政策,这些欠发达省份必须“消化”大量学生,而他们原本财力薄弱,要一次拿出那么多编制,必然存在一定困难。

“以吉林省为例,仅中文专业,首届免费师范生就招了567人,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教师岗位来消化。”家住吉林市的中文系毕业生马聪对记者说:“可 由于原则上不允许跨省就业,一些外省用人单位,如四川龙泉驿区教育局、东莞市教育局来招聘时,都会先问是不是他们本省生源,如果不是,干脆不让投简历。”

记者看到,在目前已出台地方配套政策的10多个省市中,仅陕西省明确表示,在“省内安排就业岗位有困难”、“在校期间表现优秀”等4种特定情况下,免费师范生可跨省就业,其它多数省份对“跨省就业”条件均语焉不详,有些省份甚至规定,不回生源地就业即视为“违约”。

马聪告诉记者,去年11月,他和沈阳一所学校签订了就业协议,但因辽宁政策尚未出台,对这份工作最终能否“到手”,他心里还没底儿。“身为师范生,对于‘当10年老师、到农村支教2年’这些条件,我们都可以接受。但不能跨省就业,让我们很困扰。”马聪说。

如今,距首届免费师范生毕业离校还剩半年时间,面对目前仅1/4左右的签约率,一些部属师大与免费师范生都不免有些着急。“希望各地赶紧出台相 关就业政策与操作细则,并尽快核清编制,举行用需双方对接会;同时,也希望能适当放宽对‘跨省就业’的限制,尤其当生源地无力‘消化’过多免费师范毕业生 时。”师生们说。

“保障免费师范毕业生顺利到中小学任教,是落实师范生免费教育制度这一战略举措的关键环节。相信政府各部门会密切配合,做好这一工作,但希望步伐能快点,再快点。”一位部属师大就业中心负责人说。(本文转载自中工网-《工人日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