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陆丰乌坎事件

陆丰乌坎事件,又称WK村事件,WK事件等。指的是一起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陆丰市的群体性事件。此陆丰事件开始于2011年9月21日,9月22日因土地问题与政府发生矛盾而于22日乌坎村有三四千人围攻当地政府与派出所而引发的骚乱,后几日多个村庄加入示威不久与政府展开谈判获得答复,可问题没有实质解决乌坎村9月之后又多次爆发示威并且与警察发生激烈打斗,陆丰市的其他一些村庄也出现示威,2011年12月事件升级当地人打出了“我要自由、人权、反独裁、开放全国选举”的横幅,这在近几十年来的群体事件中罕见。目前乌坎村处于无政府状态,但村民自治的井井有条。一位被捕的村民薛锦波,在被关押了三天后被指突感身体异常,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政府将此事的性质定性为境外反华势力操控,但村人则予以否认,驳斥这是污陷手法。

背景

事件起因是乌坎村村委会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开发商,几年来在当地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3200亩土地陆续被政府贩卖,卖地款项达七亿多元人民币,而补助款只有500元,其余全部被当地官员私吞,盗卖村民土地准备兴建滨海新区碧桂园的开发商为祖籍乌坎的港商陈文清,他于80年代成为香港的广东海陆丰商会会长,同时也是广东省人大代表。当地居民屡次上访无果,近期仅存的一块土地被卖给地产开发商,激发当地人于21日游行示威,22日派出军警镇压而最终引爆骚乱。

这次事件凸显了社会深层次矛盾。据调查显示,中国每年民众集体维权的“群体性事件”多达十余万起,其中强行征地与补偿不足引发的群体事件占到了6成左右。中国社科院表示,自20世纪90年代起,中国农村的重大事件中65%为侵占土地问题。FT中文网发文指出,“中国农村的土地名义上归集体所用,但官员们可出于开发目的将土地所有权进行托管,并换取补偿金。不过村民们常常认为补偿金过低,无法反映出土地出让带来的效益。”

消息封锁

广东省陆丰县乌坎村的相关讯息遭中共官方封锁,中国国内常规媒体完全没有相关报道,中国境内的互联网,以关键字“乌坎”、“薛锦波”和“陆丰”等关键字,于各大入口网站查询微博和相关网页已全面封锁,只会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个结果,相关报道与消息只能见于中国境外媒体。

包围与断粮

乌坎村对外交通已被军警团团围住封锁,警方采取封村、断水、断电、断粮等方式对付,粮车不许进入,渔港也被封锁出海,渔民无法出海捕鱼,乌坎村内网络被断,电话、手机均遭监控,乌坎村被军警围村多日之后,武警海陆包围的乌坎,民选村代表说,储备之粮食七日后恐断粮。

当地人呼吁在外的乌坎人前去支援。与此同时乌坎事件的得到香港媒体的关注,境内外一些媒体成功进入村内采访。当地官方和官员称只有警察受伤,并没有民众受伤。可是根据外媒采访村民和拍摄的视频来看,当地村民有多人受伤,其中受伤的还不止成年人和男性。其中有一位女士坐车回家,称被警察拿着枪指著威胁。

经过

9月21日三四千人手持横幅前往开发地块、村内存在土地争议的企业、村委会以及市政府游行请愿,一度封堵公路,当天政府没有表态。

22日上午百多名汕尾武警特警进驻当地武力驱散正在集会的市民包括妇女儿童,10多人受伤其中有两个儿童被打重伤急救,随后矛盾激化当地人围攻派出所与市政府,投掷石块和推翻警车有10多名警察受伤,当地香港人物业亦遭破坏。警方施放水炮驱散,并拘留4人。

23日早上当地人再度聚集聚集派出所外,促交代征地赔偿,要求当局释放3名被捕村民,及交代征地赔偿问题。同日隔壁的龙头村也发起同样的抗议事件,千名村民拆毁围墙夺回自己农地。

24日由乌坎村全体村民推选的13位代表与陆丰市和东海镇多次沟通并向政府提出3项诉求:查清乌坎村改革开放以来土地买卖情况;查清村委换届选举情况;公开村务、财务。陆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邱晋雄代表市委市政府作了答复:市、镇两级将组成强有力工作组进驻乌坎村,调查核实村民代表提出的问题;工作组于9月26号进入乌坎村,每7天公布一次工作进展;乌坎村“两委”干部要全力配合市工作组开展工作,村民代表参与监督。此外,邱晋雄还要求村民代表配合政府做好工作,以及村民绝对不能组织过激行为等。村民代表对以上答复表示满意。

11月21日10时35分有400名左右的乌坎村民聚集到陆丰市政府门口上访,打出“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等标语。至11时26分,上访村民自行离去。当天下午及第二天,发生几次数百人在村内聚集活动。村民在罢市、罢渔3天后,于11月24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至26日,村里的白布标语、大幅宣传画已自行拆除。事态得到平息。

12月11日凌晨,乌坎村民在微博发布图片和内容显示:12月11日村民因不满政府解决事件的手法再度与警方爆发冲突。大批手持盾牌的武警在乌坎村口戒备,并向手持棍棒的村民发射水炮,民众在于当天中午陆续散去[1]。但风波显然未就此平息,甚至在村民代表薛锦波猝死狱中后,再度引爆大规模抗议与封村行动[4]。汕尾市政府,声言要严惩集会组织者,村民担心政府人员潜入村中捉人,所以在村口设置路障,检查入村人士。年青村民在夜间,手持竹竿巡逻,更有人爬树站岗,防止政府人员入村。

12月1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乌坎村举行村民大会,要求在5天内交出薛锦波的尸体,否则将到陆丰市政府进行游行示威。

12月19日,村民在村子的各大小出入口设置哨岗,又砍倒大树作为路障,出入车辆和人员都要经过查问。。其中一个关卡有30人把守,大部分为80及90后青年,部分手持棍棒戒备。本村仍存于无政府状态已有8日之久。全部政府人员撤走,村政府及派出所已是人去楼空。该村已被断粮多时,村民表示,目前,粮食仍可维持7天左右。不过最新消息称,附近村民自发送去食物和水。不过,这也不起太大作用。目前,乌坎菜市场仍有少量交易,有村民自种的菜蔬和自己养殖的鱼类出售。然而有村民表示,孩子生病也不敢出去镇上看病,怕被当局抓捕。同时,外媒也发布了12月19日被封锁的乌坎村的生活图片。

12月19日,报道指出,解放军第41、第42集团军紧急向屋崁方向移动,预计将对乌坎村形成第2道和第3道武力镇压的包围防线,村民恐怕将面对解放军血腥镇压。

特点

当地人的诉求集中在民主选举上,甚至亮出了“保障人权”这样的口号,表现出当地农民渐渐萌发的公民意识,以及明白经济纠纷的幕后原因实为政治因素。
积极参加抗争的人大部是青年人,特别是90后年轻人的加入让抗争开始利用高科技手段。
村民开放一间屋子,欢迎境内和境外传媒采访,变成了临时性的新闻中枢,相信传媒并愿意通过媒体发声以及选择微博等作为发声方式。
村庄代表人发表讲话,希望全大陆都可以民选官员,诉求有突破地域的趋向。

上述这些说明了中国的民间抗争已经开始向政治性诉求、高科技手段、群体年轻化、跨地域联动等方向转型。

影响

广州发生声援乌坎村民之集会,18日在广东省省会广州市发起示威活动,出现大概12人在广场上发放传单,后来传单被警方没收,成为乌坎村抗议行动开花首例,三名声援乌坎村民之抗议人士遭广州警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