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摆脱中国的统治

当王晨从中国国家乒乓球队退役并于2000年移居到美国时,她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移居的国家继续她的乒乓球事业。26岁正是大部分中国乒乓球职业运动员退役的时候,她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的乒乓球职业生涯,代表美国队杀进了北京奥运会的四分之一决赛。这是自1988年乒乓球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以来美国运动员取得的最好成绩。

王晨在这条道路上并不孤单。在过去几十年里,有数百名中国国家乒乓球队的运动员代表国外参赛,而且往往成为这些国家最优秀的运动员。但是现在,王晨却代表了乒乓球运动员中的极少数。北京奥运会之后,国际乒联制定了等待期和其他的限制规定,这使得运动员在移居后代表新的国家参赛变得越来越困难。国际乒联认为中国运动员大量出现在各国国家队影响到了当地运动员人才的培养。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个体育强国。当国际乒联在1953年接纳中国加入后,毛泽东就开始打造一个能够培养出统治乒乓球项目的的超级运动员军团体系。他们确实也做到了:中国在过去50年里赢得了绝大多数世界冠军的头衔,斩获了24枚奥运会金牌中的20枚。在周日开始的鹿特丹世乒赛上,中国队的阵容中包括了世界男单排名前5中的4名运动员和女单排名前5位的全部选手。(德国队的波尔排名世界第二)

由于中国有着大量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储备,所以每个运动员的机会是很少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其他国家乒乓球队的名单上会看到很多中国人的名字,包括阿根廷、奥地利、澳大利亚、加拿大、多米尼加、法国、荷兰、波兰、新加坡、西班牙、土耳其和乌克兰。但是即便现在有新的限制规定,华裔选手在美国仍然占主导地位,尽管有很多本土球员和移民子女。

2011年荷兰世乒赛中吴佳多(左)对阵郭跃(右)。吴佳多代表德国队,郭跃则代表中国队。

丘俊荣(Adam Hugh)是美国年轻一代中的顶尖运动员,他九岁就开始跟随母亲训练。他的母亲叶瑞玲曾是中国乒乓球省队的运动员,20世纪90年代移居美国后成为美国乒坛名将。他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今年23岁,是本周末止步于世锦赛的800多名选手中的一员。(他与其他美国选手一样,没有通过最初的几轮单打比赛)国际乒联的新规定给了土生土长的运动员更多的机会。

“对于这个新规定我没有任何意见。”丘俊荣表示。

没人比王晨更了解竞争激烈的中国乒乓球圈的详情。王晨现在已经退役,在纽约曼哈顿上西城的一所乒乓球俱乐部中任职。她谈到自己的经历时说,她11岁转为职业运动员,为了加入政府发起的青少年乒乓球培养计划而不得不辍学。

“对于培养专业的乒乓球运动员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制度。”她说,“但是我认为这让运动员们放弃太生命中太多的东西,比如学业和未来。”

另一个出生在中国但在美国取得成功的运动员是庄大伟(音译),他在1990年随家庭移居美国,4年后第一次获得了美国男单冠军(共获得过6次)。参加北京2008年奥运会时他44岁,也是第三次参加奥运会了。

“乒乓球是一个类似国际象棋的益智游戏,但是很多美国人把它视为体力运动。”他说,“在中国,教练帮你分析在比赛中每个环节的策略。这个比赛充满了策略和技巧。”

现在庄大伟是一个全职教练。他还没有决定在将来是否还会当运动员,尽管他的臀部和背部的伤势可能会影响他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努力。“我很高兴地看到,新的一代已经达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她说,“但是我不想说我退役了,因为我仍然可以获得胜利。”

随着年龄的增长,像王晨和庄大伟这样的华裔一代即将被淘汰,乒乓球领域正在向美国的年轻球员开放。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国际乒联的限制规定对乒乓球运动的发展有利。这项规定包括21岁以下的移民需要等待3-7年才能代表移民国参赛,禁止所有其他新移民参加国际乒联举办的赛事。

出生于罗马尼亚的美国乒乓球协会首席运营官、国家女乒教练特奥多尔·格奥尔基(Teodor Gheorghe)指出:“这个规定的弊端是新的一代可能没有良好的训练伙伴。乒乓球是一个相互对打的运动,我们队中的专业中国运动员可以指导年轻运动员并帮助他们更好的成长。”

但是拉里·霍奇斯(Larry Hodges)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是一位资深球员和教练,写过三本论著和很多与体育有关文章。他认为:“球员在最好的教练下训练了好几年,花费了数万美元,当他们到20岁的时候,却与一些接受中国政府训练的35岁左右的球员一起打球,美国孩子很难在球队中生存。”

尽管国际乒联的新规定为本土优秀人才敞开了大门,但是这并意味着华裔球员就不会主宰美国国家队。在美国,很多人认为乒乓球只是个娱乐活动,不需要神马特殊技巧。但是在中国,乒乓球是一项国家运动。

此外,在中国,年轻人更多的开始被大球项目如足球和篮球所吸引,乒乓球的吸引力似乎在逐渐下降。

本文内容参考自《纽约时报》:Loosening China’s Grip on Table Tennis , 由 Japhia 编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