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都在喊蛋疼,蛋疼到底有多疼?

进化的过程中我们身体的神经分布不断改变,但是生殖系统——尤其是睾丸上——的神经密度始终非常之高。这也许是由于那里负责的工作是最精细、最重要的,所以也必须拥有极高的敏感度。这里的敏感不仅包括对温度、湿度、运动的敏感,也包括对血压和机械作用力的敏感。

睾丸,精密的工厂

仅靠粗略观察,你就会发现,小兄弟附近的毛发是卷曲的,这是为了排汗散热。相应地,阴囊上有一些褶皱,这些褶皱会随着睾丸的蠕动而缓慢伸展或收缩。这种局部皮肤运动的功能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散热。睾丸在产生精子时,单位空间内的能量消耗是很大的。虽然人体是一台非常高效率的机器,但是仍旧难免有一部分能量会变成热量。

这些热量对于事关后代延续的“造精工业”来说是毁灭性的,因为刚刚形成的精子对于温度极端敏感。所以,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两个球状的“生产车间”就不能呆在身体内部,它们需要突出到身体外部来增强散热。不仅如此,阴囊表面还可以伸展开较大的皮肤面积,这样就有了足够的热交换能力,以保证你的“百万雄师”在“渡江战役”之前保持强盛的活力。

所以在夏天,你往往能感受到,自己的阴囊下垂得比较厉害,而且它表面也保持着一定的湿润感。而在温度比较低的冬天,出于保温的目的,阴囊表面的褶皱收缩到最紧致的程度,同时表面也非常干燥。这是因为阴囊皮肤除了强大的收放功能以外,它表层的汗腺也是功能强大的。皮肤伸缩散热系统和排汗散热系统并肩合作,这才成就了强大的精子生产能力。

越精细 越脆弱

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如果从产能和质量的角度来讲,这台机器的品质的确是卓越超群,但它为了做到精细监控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很高的——神经系统分布密集,敏感度也极高,这就让它着实“伤不起”。

众所周知,足球赛开始时裁判为了决定开球方,会用拇指将硬币弹向天空。我们仅以弹硬币这个动作为例,它的力道如果是作用于你的四肢上或者躯干上的大部分部位,估计你都不会痛,只会感觉被碰了一下。可是,如果代替硬币的是你的蛋蛋(想起那个著名的笑话弹JJ至死),那你就比较倒霉了。据不幸有这种经验的人描述,这种疼痛虽然不会持续太久,但是生物电流很大,痛感也极强,就跟被电击的感觉差不多。

幸好,漫长的进化让我们的蛋蛋有了优良的弹性和一定的韧性。只要过个几十秒,往往就没事了。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它的伤势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如果处理不及时,你非但要承受长期而深度的痛苦(类似于不停地被电击,生不如死啊),更严重的话还要忍痛割爱,将它们摘除。当然,假如只摘除其中一颗,而另一个能够健康地保全下来的话,那么你的生殖功能就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它常见的“伤不起”吧。这些痛,你最好一辈子也不要经历。

内出血

最常见的引起蛋疼的伤情是阴囊内出血。因为阴囊内壁的血管丰富而密集,剧烈的摩擦有可能让里头的血管断裂,一般来说这是受到猛烈撞击或者被擦伤时所导致的。曾经有报道表明,如果翻墙时动作不慎,让阴囊受到短时间剧烈的摩擦,同时阴囊外皮又不出现破损的话,那么只需过几个小时,你的蛋蛋周围就会充满血液,阴囊就会肿得和椰子一样大(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牛棚杂忆》中就曾描述过类似的症状)。疼痛自然是免不了的,只不过这是几种类型里相对最轻微的疼痛。

虽然一开始的几小时内,你的痛苦不会太深。但如果拖延到下一次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你就有可能不得不和你的蛋蛋说再见了,因为阴囊血肿有时也是睾丸损伤的征兆。尴尬的是,在阴囊血肿的情况下,你只能狼狈地托着裤子(或者用其他的东西兜住下体),被抬上疾驰去急诊室的救护车了。所以,如果你的工作里经常要翻墙,那么你就最好穿上厚实耐磨的外裤和紧致的内裤。

睾丸错位

这种伤比较少见。一般都出自摩托车手的车祸,或者马术选手的骑行事故。中等程度的撞击会让你的蛋蛋失去方向。这里我不得不尴尬地指出,虽然这种伤在三种常见伤害里处理起来是最方便的,但是它带来的痛苦却最恐怖——它比内出血和破碎溢出都要剧烈,甚至能让你疼到昏过去。所以,这是最让人心惊胆战的状况。

造成这一点的原因只有一个:睾丸作为内脏器官的一种,它在发生移位时的疼痛反应要远比发生破裂时要大得多。而这种移位又不能靠打开阴囊来手术解决,而只能通过按摩式的推动使其复原。需要注意的是,睾丸一高一低这个可不是错位,参见前文 男人睾丸全这样,左右高低有不同

这里,我必须强调,大家可千万不要模仿电影《佐罗》中主角从楼上跳下,然后准确降落在马背上的动作,因为这非常容易当场睾丸错位。至于为何要强调这一点,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在内蒙古就读大学期间,就曾经突发奇想,搞过这种cosplay。其结果就是当他从二楼落到马背上的一瞬间,整个宿舍区睡午觉的人都被他的惨叫声惊醒了。所以说模仿有风险,实施需谨慎。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