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师大已经半个月了,一直没有一篇原创的关于毕业的日志,今天抽空写点。

进入6月后,人人网上就开始出现各种怀念大学生活毕业季日志,但我迟迟找不到毕业的感觉。6月26日,听说北京开往各地的火车票进入了提前10天售票期。宿舍的哥们基本上都是4号走,我掐指一算,当天就可以买到7月4日的火车票了,于是大清早去火车票代售点排队买票。突然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买北京西至兰州的学生火车票了,想到再过几天就要离开北京了,毕业季的感伤油然而生。

6月27日,周一,我的实习工作还在继续。因为实习单位周五有一场红歌合唱比赛,我确定要去参加,所以这周的实习工作索性就继续干下去。晚上约了喵小维在三生石共进晚餐,谈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就业和将来的发展。我羡慕她可以继续在师大学习,继续享受三年校园生活,她却为三年后的去向而茫然,反而羡慕已经有了工作的我。其实大家都木有一个明确的职业发展目标,都是在走一步看一步。聊到最后,就莫名的开始伤感,也许这就是大学四年在北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回想一下,在大胃王的影响下,帝都的很多美食店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到大四时我已经习惯了四处寻觅美食。民以食为天,一群吃货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太美好了。喵小维后来在微博上写道:“也许是一顿最后的晚餐,回忆聚又散,晚安过每一个夜晚。”

当晚回到宿舍就开始整理各种物品,有几个哥们已经把行李打包好了,宿舍里一片狼藉。不过看着宿舍又开始变得空荡起来,感觉就像是时间在倒流,一点一点回到大一刚入学时宿舍空荡荡的样子。当时一脸稚气的我们,对大学充满着那么多的期待。现在,我们又带着那么多的遗憾要离开这里。在一堆A4纸中翻出了若无来日的剧本,时光仿佛又回到了2007年12月30日的夜晚。我是第一次参加大学的活动,第一次在N多人前露脸(其实是露声)。Sutina在晚会结束后的流泪让人记忆犹新。当然保存了这份剧本的不只是我一个人。三小團若要追溯历史的话, 应该会是这一天,从这一天起我们开始有了共同的回忆。

“青春最大的困惑其实是如何表达自己——向这个世界,或者更直接的,向某个人。”我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这本书毫不犹豫地塞进了行李包中。大学四年看的电视剧电影很多,但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这部电视剧给我的印象尤深。感情的事,我不愿意也不想在博客里大写特写。有些美好已经被自己毁掉了,剩下的关于青春的美好回忆,我会小心翼翼地保存好。

6月28日,在实习单位我开始进行一些交接性的工作,把自己的日常工作任务逐渐过渡到其他同事上。下午请假回学校,和Sutina一起去办各种离校手续,顺便翻译了个英文成绩单。傍晚与米酱一起在合利屋晚餐。突然就发现大学里除了本院同学和老乡之外,由陌生人发展过来的盆友很多都是经Sutina童鞋介绍的,这个必须赞一下,可靠一向是恶友组成员的最大特点。三人坐在一起吃饭,偶尔也会冷场进而导致尴尬,但是感觉是很温暖的。我们在一起有过难忘的鸟巢滚石之夜,还有J组的各种欢乐。

6月29日,下午下班后直接打的到一喜寿司红叶店参加公纸团的聚餐。我们都明白这是在大学生活期间最后一次聚餐了,但大家依然很哈皮地说着各种梗,依然保持着以吃喝玩乐为最主要任务的公纸团一向的风格。说到去年夏天的世博之旅,真的有道不尽的话。我们都很后悔当时没有及时写日志记录一路上的点点滴滴,但这丝毫不影响这段记忆的刻骨铭心。手机里依然存着这样几条短信:“世界上终末的美好~”“真怀念弱子牌免费点唱机!!”“只是对任何范围内的人譬如公子团很护短神马的=w=。”晚饭结束后,大家就散了,没有神马感言,但是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

6月30日,一大早在瓢泼大雨中乘车去海淀工人文化宫参加实习单位举办的红歌合唱比赛。合唱也是我大学生活中值得纪念的一件事,这次虽然参加的是一个很业余的合唱,但毕竟是我在帝都的谢幕演出了。下午合唱结束后我飞奔回学校参加北京师范大学校友总会免费师范生分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这个会除了给与会者每人免费赠送了一个师大百年校庆的马克杯之外,没有神马吸引我的地方。

7月1日,一大早起床到京师广场拍合影。穿上学士服后灰常兴奋,拿着自己的相机准备好好拍几张,但是悲剧的发现相机电池居然没有电了,明明我前一天晚上还打开相机看了一下电池状态,显示的是50%。于是只能蹭别人的相机来照相。学校的办事效率一向很低下,7点半集合,到9点才轮到我们院拍合照。拍完之后,其他同学都跑到主楼六层,三五成群地合影,我也想趁着所有同学都在的机会,和平时很少交流的某几位镁铝拍合影,但我根本没有这个机会。9点半我要在王府井附近拜访兰州某中学的校长。冒着大雨我飞奔回宿舍换衣服,然后匆忙赶往王府井。非常幸运的是,这一趟没有白跑,校长答应接收我,帮我落实一下手续的事,这让我的毕业季多少增添了一些安慰。

离开王府井,我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地点:聚福缘清真饭庄。中午我们班所有同学在这里聚餐,其实就是顿散伙饭。当天还邀请到了院领导和部分老师。喝酒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全班同学一起聚餐实属不易,所以必须一醉方休。喝到最后,很多人都哭了,大家互相拥抱,留下彼此的祝福。这种场面无法用语言描述,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

晚上我们男生来到女孩楼下,用蜡烛摆出“WE❤U“的字样,然后开始唱歌,很快不少女生也下楼加入到唱歌的队伍中来。这是大学生活中最后一份让我觉得难以忘却的美好时刻。很快我们又拿来了刚刚完成的一份作品:床单上用毛笔书写的“爱我别走”。这张床单挂起来之后迅速迎来了众多人的围观,当然也包括附近值班的领导。鉴于当时正值期末考试周,领导很友善地劝我们不要在女生宿舍楼下唱歌,以免影响师妹们考试。于是我们集体转移到京师广场,坐在木铎下继续唱歌。加入我们队伍的人越来越多,啤酒、西瓜等也陆续拿来。广场上围坐在一起唱歌娱乐的不只是我们院,还有好几个院的,大家还互相拉歌,甚是欢乐。我们唱到凌晨一点才散去。现在想到那天晚上,依然觉得很温馨,很美好。

7月2日,由于前一天折腾地太累,这一天基本上就是在宿舍休养。下午继续行李打包,并顺利地找到一家价格比较合理的物流公司,把两箱书和一大袋衣服铺盖托运回家。宿舍里又空荡了好多,一下子觉得毕业离校的进程在不断加速,让我有些难以适应。

7月3日,我们穿着学士服到邱季端体育馆参加2011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授予仪式。现场大屏幕上播放的一个关于我们四年成长的记录片让现场每一个童鞋都感慨万千。军训、奥运会志愿工作、一二·九合唱、服饰大赛……大学里经历过的每一个活动又在我们眼前重现。大学四年,日子无声无息的在流走,感觉有点虚度,但是回想起来,却又有那么多值得回忆、值得纪念的事情。毕业典礼上黄会林老师的讲话慷慨激昂,富有哲理,让大家都受益匪浅。学位授予仪式上,每个人都走上主席台接受学位委员会老师的拨穗,听说这是学校第一次让每位毕业生都上台接受拨穗礼。今年学校对于毕业生的重视程度的确要大过往届。

中午和Sutina在大粥锅午餐,也是临别的聚餐。7月3日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去年的7月3日蘑菇、容庚、喵小维和Sutina我们一起去看了超时代演唱会。而今年的这一天却是大家分别的日子。“我也想认真地好好地结束和说再见,但是我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晚上,宿舍有哥们已经回家了。在师大的最后一个晚上,十二个兄弟出去又喝了一次,依然是一醉方休。到最后大家醉得一塌糊涂,老马哭了,然后大家都哭了。灰机说我平时说的话都不中听,但都是实话,所以让我再说几句。我唠唠叨叨地和几个哥们说着我的心里话。从酒场出来后我们直接在京师广场的草坪上躺倒醒酒,然后等还没有离校的女生过来一起联欢。这次的活动主题不是唱歌,而是真心话大冒险,于是各种鲜为人知的故事都被抖了出来,各种八卦出现了,某女也被吸引过来玩了。还好我运气不错,没有得到抖八卦的机会。

7月4日,早起去实习单位领实习费,然后回宿舍整理行李,匆匆忙忙地装了两个行李箱,中午顾不得吃饭,就和王兄一起去西站了。临走前,和每个哥们拥抱,一句话也没说,不想让气氛搞得伤感。然后上车关门,出发!

我希望下一批住进西西楼203三的新生们,能够明白了解,这里曾经住了这样一些人,发生过这样一些事。这些人的情是如此的真挚,这些事是如此的值得怀念。薪火相传,我希望这些跟我们当初一样懵懂的少年,在踏进大学的第一步就了解到,师大是多么值得他们珍惜,能和你相伴四年的同窗是多么值得他们珍惜,能成为发生在这间破旧宿舍故事里的一员是多么的幸运。

西西楼203的兄弟们,我们聚了四年,却在不到四天的时间里散了……现在我们们已经各奔前程了,从你们当中第一个人离开我就知道,我开始失去一种生活了!虽然我们在分别时说,我们还会再见,但是我很清楚:再见可以,但是找回这种生活已经不可能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