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图文报道。2011年7月26日的午夜,2011年7月27日的凌晨,天空不时有电光闪过,隆隆的雷声如同滚石般低空飞过。雨下得很急,伴随着呼啸的风,强势地穿过薄薄的纱窗,飞溅在一片漆黑中。空气中潮湿的味道十分浓烈。卧听风雨声,淡看江湖路。然而再淡定再无谓,今天看到种种破坏,还是感到一惊。原来昨晚这场大气层的狂欢,已经造成了很严重的破坏,整个师大已经凌乱不堪。

——师大主楼,楼顶的玻璃天花板已经剥落。以前经过时总是担心玻璃掉落,现在看到了。

——主楼左前方的角檐位置的天花板,如同变到一半的变形金刚,收上去的装甲没来得及伸出手来,只露出空洞洞地一排钢架。

——上午刚到办公室时,主楼广场左半部分封锁,牌子上写着“高空坠物远离”的字样。晚上再到主楼时,已经全部封锁,严禁通行。进出主楼改经西侧小门。

——主楼前教二旁的松树,已经连根拔起不堪风力地倾斜下来,但是仍未完全倒下。主楼广场的松柏等树木也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科技楼前的两棵柏树,不约而同地向北倒下,引得路人驻足围观,摄影留念。

——位于研究生楼E座东侧的一棵树,横卧在这条路中央。我去收发室的路上遇上它,它的根须旁有棵小草正在瞭望。

——最让我感到惊险的,是中北楼后邱季端南的那一排树,其中有一棵不敌风力,拦腰折断。幸亏朝向正东倒去,架在了其他树上。倘若向南倒去,后果不堪设想。

——南门外一片凌乱,路北倒了两棵树,路南倒了三棵树。路旁的交通牌,也于昨晚漂在一波海浪中,因阻碍交通,早已消失。

——南门外路南,依稀可以分辨出昨晚这些树倾倒的方向。虬曲的树根如同青筋暴露,却是因为已然倒下。就连匡扶它的条石,也被弄得四处翘起。

这只是师大的我大致看到的景象。其他的我没看到的,相比还有很多。我想,这一次,我们只能是抱怨天气了。但是,这又会不会其实在天气在抱怨我们呢?如同被栽赃的少年,辩驳不得,只能大闹。

生活,也许就是向死而生。向死而生,淡然地去对待生活。末了,推荐一部电影,叫做《幸福的彼端》,也叫《周围的事》,英文名是《All around us》,两个小时十五分钟的时长,用心体会。

然后,再谈生活。(本文转自蛋蛋网,感谢原作者will.cui)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