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未来可能的几种政治走向前瞻

近一个月来埃及一直在独裁和民主的曙光之间挣扎。但是随着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周五的突然辞职并将权力移交给埃及最高军事委员会,使得人们对于埃及未来的希望和担心同时上升。

“毫无疑问,今天是埃及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为宪法权力而斗争》的作者、西蒙弗雷泽大学的塔米尔·穆斯塔法(Tamir Moustafa)说。但是他同时也警告说:“虽然这是一个重大的改变,但是支持民主的运动并不能说就不再有任何危险,那是绝不可能的。”

包括了陆海空三军军队领导的军事委员会发表了一个声明,承诺将推行之前被穆巴拉克所同意的一系列宪法改革。但是目前还无法保证那个有几十年历史、允许随意拘捕和镇压政治活动的紧急状态法能立即被解除。同时也无法保证计划在九月份的选举能够自由而公正的举行。

“军队并不是一个民主机构,也没有关于民主的意愿和趋势。”《近代埃及军事史》的作者、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安德鲁·麦格雷戈(Andrew McGregor)说到,“要让人们信服他们还需要做很多的努力。”但是他也强调,“在埃及选举举行之前,埃及并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建立一个民主政治,也没有能够促进民主进程的充分条件。”

专家们最关注的是已经延续了50多年的埃及军事统治。尽管军队作为埃及主要的保卫者一直被人们所尊崇,但是穆巴拉克和前任军事领导们却也是强加独裁统治的机构成员的一部分。

“在阿拉伯世界我们还没有一个军队领导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的成功例子。”威尔逊国际中心的高级学者大卫·奥塔韦(David Ottaway)认为,“我们所了解到的是,在埃及军队掌控着一切权力,而支持民主的团体还没有联合起来。”他指出,阿尔及利亚和苏丹也曾短时间内实行了多党民主制,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军事统治的道路。

那么在过渡军事政府统治下的埃及政治将何去何从呢?以下是一些可能的方向。

一、土耳其

利:在土耳其军队历来就有在证据动荡时期介入以“确保民主”的传统。虽然在1960年到1997年间军队有四次干涉到了平民政府。但是军队因为又将权力交回平民政府并监督了宪法改革而赢得了西方国家的好评。

弊:土耳其人,库尔德人和自由派都受到政府的压抑,新宪法有独裁的倾向。

结果:逐渐过渡到多党民主,通过自由选举军队失去一些权力。一个温和派的伊斯兰政党接管政权,并在欧盟寻求同盟支持,军队将逐渐淡出视线,但是土耳其人仍然会看到军队的无处不在。

二、印度尼西亚

利:冷战时期华盛顿看到苏哈托的军事统治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是共产主义的最佳替代品,于是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用于人道主义和军事援助。外商的投资也刺激国内生产总值大幅增加。

弊:腐败,犯罪,镇压,大规模流血事件是军政统治的代名词,对于平民来说并没有从经济的复苏中获得了多少利益。

结果:民主呼声越来越高,政党的分裂和亚洲金融危机导致了空前的反抗运动,苏哈托也被迫辞职。随后通过改革确立了总统直接选举制度,促进了民主的发展。

三、巴基斯坦

利:自独立以来,巴基斯坦开始变成了在不稳定时期由军队解决经济和政治问题以避免混乱的情况。

弊:历届军事统治者都承诺要重建经济,保障国内外的稳定,但是最终都失败了。近年来,穆沙拉夫一直在处理宗教极端主义方面不断动摇,同时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暴力不断升级和经济严重受损。

结果:抗议者和政治竞争对手迫使穆沙拉夫在2008年被迫辞职,但是遗留下的恐怖暴力却仍在继续。军方在2010年领导了洪水的救灾工作,而平民政府却在失去信誉。政府显得很薄弱,军方权力仍然很大,但没有表现出要重获政权的迹象。

四、巴西

利:经过连续几届专制政权,埃内斯托·盖泽尔(Ernesto Geisel)开始了逐步民主化进程,对军事暴力镇压采取了严厉措施,他的继任者在1985年允许将政权过渡到平民政府,开始了坎坷的稳定政治的道路。

弊:直到19世纪70年代中期,巴西仍然饱受实行残酷暴力镇压的政权的折磨,这给社会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结果:过渡之后的巴西经过“经济奇迹”一跃而进入新的全球秩序的最前线,去年巴西选举产生了第一位女总统。

整理翻译Japhia.info 更多关于埃及政局的报道,可参考 Topic:Egypt protests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