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我离开了在媒体村的工作。现在应该是我们工作最忙的时候,可是病痛已经无法让我继续工作下去,哪怕接下来也仅仅只有不到十次的工作。离开家以后还没有因为生病的事情影响过学习生活,但这次却让我在奥运服务中不得不退出。带队老师没有问我的病情,只是批准我回学校治疗,而且让我康复后返回驻地。但是下午去医院听大夫讲了一下病情和治疗的办法,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再有机会在媒体村奋战了。我参与奥运、服务奥运的体验就此结束了。晚上,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整理好,离开了奋斗了一个半月的地方。

虽然我曾经有过抱怨,有过枯燥感,但是从来没有想过退出,我们的工作没有场馆志愿者那么潇洒,但是同样有意义。有台前的演员,就一定会有幕后的工作人员。可是回头看看整个服务过程,从选拔开始到现在,不就是一次真正的社会实践吗?经历了那么多,也看懂了那么多,没有谁能比我的经历更跌宕起伏。其实这些就是我收获的最好的东西。

又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打扫卫生,收拾好床铺,开始了一个人在师大的生活。

从15日到17日,每天都要去校医院打点滴,上下午各一次,而且要换药,大夫说等周一看一下如果化脓的话就切开。其实切开是早晚的事,我希望一切能按计划进行,早点切开,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恢复。以前还在考虑能不能在媒体村工作结束前治好,现在我只能盼望不要影响我开学后的正常学习生活。

18日,大夫检查了一下,并给我看了抽出来的脓,一切顺利,当下就决定切开。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手术,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手术。打麻醉药的时候,从针头进入肿块开始我就体会到了彻骨的疼痛,我用力去抓身边可以抓得到的东西,我想大喊几声但是又忍住了,短短的几十秒就让我顿感无力。还好,麻醉起作用了,大夫开始做手术,但我感觉不到他在干什么,只是感到一股股液体不断流经未被麻醉的地方,然后他在不断的擦拭流出的血。手术很短,几分钟后就好了。没有人知道我在做手术,完了之后我感到行走不便,才打电话叫同学过来。

这是才发现裤子上也不幸沾了血,在同学的帮助下我一步步艰难的走回了宿舍。这只是治病的开始而不是结束,接下来的一周,我还要不停的换药和打点滴。一天两次的点滴让我的手上几乎都没有了扎针的地方,而伤口换药时的痛比手术时还要厉害,感觉就是千万根针在肉里不停的刺。

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病情在好转,慢慢的我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