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提供免费空间和博客的服务商很多,而我却对百度空间情有独钟,这个空间是我精心打造并且一直坚持写下来的一个空间。毫无疑问,百度空间配合百度强大的中文搜索功能使得空间的更新可以及早的被他人搜索到,很好的提升了空间的访问量,而且部分文章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比如我写的关于VISTA系统丢失驱动的解决方法一文,很多网友通过多种渠道向我咨询操作中的细节问题,也让我感到了空间的一点小小的影响力。

我是坚持用真名写的,空间的标题就有我的名字,空间的相册有我的照片,我不觉得写空间需要隐藏什么,网络里的虚拟化程度相比以前已经小了很多,我只是希望认识我的人进到空间能够知道这是我的空间,想了解我的人可以通过空间发现我们共同的兴趣爱好,在百度搜索我的名字,可以很容易进到我的空间里,从建立空间的开始我的思路就是实名的路线。

网上用实名写博客或空间的人很多,从众所周之的公共人物到普通而平凡的人物,分布很广泛,我不过是沧海一粟,知道我或进入我的空间的人不过是范围很狭小的一群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空间不会引起某些人的重视。

我的空间发表的文章,一部分是当时热门事件的一些报道和评论的转载,另一部分是自己写的一些生活感悟和对周围事情的看法,我的初衷是,转载有关热门事件的文章不仅可以让空间留下深刻的时代印记,而且可以在百度搜索的带动下提升访问量;自己写文章则多是留给自己作纪念,相当于自己的文选,这些文章最多只是希望朋友们可以看看,因为不了解我的人看了也不一定看得懂我在说什么。一年多来,我一直按着这个方式把空间运行下去。

8月2日,我在百度搜索里输入了“LSJYMTC”,向朋友展示自己空间里的一篇文章在百度搜索被收录到第一页的醒目位置。当时,我写了一系列关于MVN的文章,包括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还转载了一些关于MVN的新闻和图片,很简单,我经历过的重要的事肯定会在空间里记录下来。我的想法很单纯。文章的标题我毫不犹豫的写了MVN的全称,其实我完全可以换成其他的题目,但是LSJYMTC肯定更容易被人们在百度上搜索,这样我的空间又会热闹起来。果然不出所料,一些同仁们通过百度搜索进来了,而且和我有过交流,大家都是调侃的谈论着自己的经历,气氛相当好。

我忽略了,我是在北京,一个电话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事情对我会相当不利,也许会影响我的将来。毕竟是学历史的,对于事件的敏感性我还是有的。我迅速得作出反应,让空间第一次出现了空白。我隐藏了所有的内容,但是没有删除,因为它们到现在还有着历史的作用。我给百度发去了邮件,希望他们让空间的内容不再出现在百度搜索中,真是事与愿违,原来就是希望百度搜索多多收录自己空间的内容,现在却要南辕北辙,去请求百度搜索忽略我精心经营了一年多的空间。不过我不难过,过了这个时期,我的空间一定还会回到网络的大家庭里的。

真是三生有幸呀。竟然有OZW的领导参观了我的空间,学校的领队也光临了我的空间,让空间蓬荜生辉。现在平静下来想,其实他们还是片面的误解了我写的内容,也许他们担心被一些不明目的的人给利用,但是我的字里行间并没有流露任何抵触和反动的情绪,我只是拿一些大家都明白的事实展开一些话题。如果这个合作从一开始就顺着双方的承诺走,也不会让我把这些作为轶事来谈。我的目的不是要给别人传递什么信息,只是记录了我的生活,在二零零八年夏天这段难忘的生活。

原来OZW的侦查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有点担忧的是,一个空间,完全暴露了主人的名字和地址,当然可以很容易的查找到当事人,即使空间还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利内容。但是网络是广泛和开放的,还有那么多用网名写的,用匿名写的,用代理IP的,他们不可能像找我一样容易。

大家都知道,五一二以后,政府在信息的开放透明做的相当不错,也引起了包括国外媒体的一致好评。这和网络的作用是分不开的,信息封锁注定适应不了网络时代信息的高速性,而要想避免事情适得其反,最好的方法就是开放信息,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媒体,在这个不会有十全十美的社会里,我们不怕指责,但是我们需要一种敢于面对、认真解决的态度。君士坦丁的赠礼当时也许被认为很完美,但我们现在人不也是了解了真相吗?我们现在想隐瞒的,也不一定能隐瞒的天衣无缝。现在的史料包括了互联网这个容量惊人的资源,虽然辨伪的工作比以前难度更大,但是真相肯定会出现的。古人悟出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真理,在现在这个高度开放和自由的社会里,我们无法杜绝不和谐的声音,但是我们可以去试着积极主动的做出改变来让这些声音自己消失,而不能被动的跟着别人的声音走。

难得有这样一次经历,难得受到这样一次有意义的教育,提高安全意识,保护自我,历史不会重演的。

Olympic belongs to the whole world!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