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中午,身体局部出现星星点点的红疹,而且很痒,很像是被蚊子咬的,想到自己平时常常被蚊子咬,于是没太在乎。下午还回了趟师大,把奥运场馆的明信片寄了出去。到了傍晚,红疹又多了起来,我开始有点害怕,忙去驻地医药请大夫看,我开始以为是最近吃的疫苗引起的不良反应,但大夫说这是典型的皮肤过敏,并给我一盒药,可以涂抹在患处。我仔细的回想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过敏,但是始终没有想到。用药之后依然奇痒难忍,但是医生说不要用手去挠,容易进一步感染。我在宿舍坐不住,就跑到操场上去走圈,尽量克制自己不挠,那种痛苦的感觉是这一辈子第一次有的。到了晚上九点多,我再次检查病情时惊呆了,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红肿,简直让我自己都不忍再看下去。痒的感觉也达到了自己能承受的极限的程度,我知道再这样呆下去是不行了。于是忙去找孔老师请假,想出去找个医院看看。当时真的很害怕,面对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得过的疾病,而且如此的严重,我有点惊慌失措,从中午的星星点点到现在如此大面积,疾病的扩展速度超过了我的想象。孔老师看了以后说这是皮肤过敏,笑着说没事,他说他也得过这种病,就是以为食物过敏所致,听他藐视他的症状,和我一模一样。他随身就带有治疗的药物,还给了我吃,让我再等一两个小时,如果还不行再去医院。我半信半疑的服下药,回宿舍静静躺在床上,期待奇迹的出现。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忍受着局痒不敢挠,没有比这更折磨我的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感觉不再痒了,但是看了一下,红肿的现象没有再扩展,而且出现了局部的消退,我觉得应该是药起作用了,于是没有再打算去医院,忐忑不安的睡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皮肤所有红肿的地方都没有了。啊,总算好了。这个病真是让人虚惊一场,我还以为奥运会期间我要在医院度过了,没想到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李源很早就外出了,他发短信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咱们学院有一些奥运会的门票,要派发给志愿者。本来不打算给我们媒体村的服务生,但是幸好其他院系有发给服务生的,而且被WS学术男知道了,他去给负责老师理论,为我们争取到了拿到票的机会。但是票少人多,不得不进行随机抽取。每个人选择一个号,我随便选了“20”号,我想,但凡进行所谓的随机抽取,抽中我的可能性就很少了。因为之前我经历过很多次抽奖,但是几乎没有被抽中过。所以我并没有抱特别大的希望能被抽到。但是得知结果的一刻,我疯狂了,真的是彻底疯狂了。我竟然抽到了在鸟巢进行的田径决赛的门票。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天又一次眷顾了我,让我参与到奥运服务的同时,给了我进鸟巢亲身经历奥运比赛的机会。在我们院的媒体村服务生中,我是唯一一个拿到鸟巢门票的人。

我兴奋了好久,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还有什么能比同时参加奥运服务和在国家体育场观看奥运赛时更幸运的事情呢?在2008年的夏天,在北京,我实现了所有我曾经的梦想,收获了所有我想得到的东西。一辈子只能有一回的经历,是弥足珍贵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确实没错。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