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百家讲坛推出的“新解红楼梦”系列讲座中,王蒙先生就《红楼梦》中“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诗做了深刻论述。

小说写大荒山,无稽崖,写警幻仙子,都是充满了荒唐。但又在小说中写到了符合现实逻辑的贾家的生活。真真假假构成了充满“荒唐”的《红楼梦》一书中。其实最大的荒唐还是人生的荒唐。好、了、空、无,所谓的生、老、病、死是所有人面对的问题。人生无常,《好了歌》就阐述了这个问题。当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荒唐”的。贾宝玉才十几岁,但整天在想再过多少年后,花容月貌不见了,姐妹们都不见了,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从十五六岁就有这种态度,也是荒唐。

同样,人生的荒唐感也是一种辛酸感。《红楼梦》里还有一种辛酸感,它是一种价值的失落。你的生活有一个追求有一个价值,你活着就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红楼梦》里的辛酸,不仅仅是人生本身虚无或者死亡或者终结所带来的,而是由所谓的家道衰落、家庭人伦关系的恶劣化,尤其是价值的失落所造成的。荒唐,辛酸,但都是很真实的。

“痴”是指痴迷,也指痴狂。痴就是执著。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经常陷入一种自相矛盾的境地。写大荒山,无稽崖,情埂峰,反复写这些都是虚妄的,只是茶余饭后消遣消遣,付之一笑,不要再去追求人生中那些追也追不到,得到了也保不住的东西。但写大观园中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的情景,曹雪芹又充满着得意。我们最容易责备一个人的痴的,一个是痴心于艺术,痴心于永恒,痴心于一种非功利的这样一种精神的升华。第二是痴心于情,用一种与天地同辉的,与日月同在的,与江河一块奔流的,这种情感来拥抱一个人,来爱一个人,来为这个人付出代价直至生命。

谁解其中味。语言是表达的最重要的方式,有时候是惟一的方式,但是语言有时候又是表达一个坟墓。当它变成了语言以后,你自己把自己已经捆上了。而且最重要的那个内容,最重要的那个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红楼梦》里头还有许多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东西。

我们都要有一种痴的这种情怀和精神去写作,去解读作品。你才能以痴的灵性,这种性情,这种人生的感悟,去接近那个伟大的灵魂。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