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

如果甘肃省博物馆参加《国家宝藏》……

铜奔马

虽然甘肃省博物馆并没有参加《国家宝藏》节目,但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若今后有机会参加类似《国家宝藏》的节目,必定可以拿得出hold住全场的重量级文物。从历史性、文化性的角度和避开已播《国家宝藏》文物的重复性而言,如果甘肃省博物馆参加《国家宝藏》,我会推荐人头型器口彩陶瓶、铜奔马和。唐代彩塑坐佛与胁侍菩萨。

兰大附中校史与西北师大附中校史问题之拙见

兰大校长江隆基

要想追溯校史起源,无非两种情况,要么追溯校名的渊源,要么追溯现校址的渊源。在这一点上,兰大附中与西北师大附中都选择了追溯校名渊源。兰州大学前身是兰州中山大学,那么最早的兰州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成立于何时呢?1928年。因此,从“兰大附中”校名上追溯校史起源,1928年是最恰当的,尽管当时的校址的确不在现校址处。西北师大附中多次强调“兰大附中再未复校”,将现兰大附中与历史上的兰大附中关系撇清,这种逻辑,放到自己学校,也难以说清其校史起源的准确性。

当教皇成为忏悔者:教皇道歉史

伽利略在梵蒂冈的宗教法庭前

2018年1月,教皇方济各访问智利,抵达智利的第一件事,就是“道歉—见受害者—祷告”三重奏。教皇为天主教会的某些做法道歉,相对来说是近几十年来才有的新现象。1979年至2005年任职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最早向公众忏悔。而他的继任者,本笃十六世,却把这种象征性的道歉变成了可用的妙招,道歉的事由从历史上犯过的错误变成为更多热点事件承担起道德责任。那么历史上还有哪些重要的教皇道歉呢?

鸷鸟形金饰片:与皿方罍一样艰难“回家”的甘肃籍文物

《国家宝藏》第六期湖南省博物馆可谓相当走心。“世界那么大,我只想回家”,皿方罍的“独白”让无数观众泪目。节目还介绍了一批与皿方罍一样历经艰难回到祖国的文物,其中“鸷鸟形金饰片”就在2015年回归,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大堡子山流失文物的回归,是我国第一次主动追索文物并取得成功的典型案例,也是首个通过官方依法成功追索文物的案例。

谈谈热度已过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

前些日子,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在微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我针对周鸿祎微博表达出的不满与质疑,也遭到了个别网友的批判。以舆论的关注度之狂热,网民的参与度之高涨,我想应该会是一个相对持久的热门话题。结果,距离事件被曝光不到一个月,相关的讨论、报道早已淡去。当时我为什么反感周鸿祎的那条微博呢?

实习老师小殷

两个月的实习,他全身心的投入了。而我从他身上,看到了许许多多教师,包括我,在投入到这份事业中的那份初心和本真。他用自己的态度和行动,让我深刻体会到:当我们面对一件事,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要是必须完成的,就应当投入全部。全身心投入,定会换来收获。做好当下,比什么都强。七班的孩子们在感谢他、想念他时,更应该从他身上学到这一点。

参加岷县一中同课异构活动有感:相信学生 大胆放手

在准备教学设计的这一周,我每天都在思索:本节课除了学习美术流派的背景、特点、代表作外,还有没有与历史相关的素材、内容可以挖掘的?最终我通过三条途径扩充了本课的教学资源。一是阅读了相关的专业文献,对各流派产生的历史背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二是观看了纪录片《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找到了将西方德拉克罗瓦与中国明朝徐渭对比的片段;三是结合自己教学的经验,总结了西方近代美术与文学流派的共同点。

从疯狂补课到学霸杀师:教育被“剧场效应”绑架引发惨剧

凡是恋战于和学校和教育体制互撕的家长,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大多是失败者。之所以有这种前所未有的变态怪相,是因为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对精神层面的高需求所致。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了。对学生来说,学习、分数固然重要,但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培养学霸型的“空心人”,培养高分的“残疾人”,培养高智商的“变态人”,这又有何意义?

做手机真正的主人

说手机是一把双刃剑,一点不为过。手机在带给我们便捷的讯息传递、信息获取的同时,也容易让人产生严重依赖,对学生而言更容易影响到正常的学习。带班以来,从提要求到收手机,可以说我是想尽了办法,甚至对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的行为进行了比较极端的处理措施。有时候学生不理解,甚至以老师是否有收手机的权利来质疑,在网上甚至可以看到类似“教师权力的膨胀”的说法。

倔强七班 地表最强

在2017年的学校秋季运动会,高二七班不仅获得了团体总分第一的好成绩,而且包揽了男女四项接力的金牌,这在以往的校运会上也不多见。当校领导宣布团体总分第一,当合影时我们亮出金灿灿的奖牌吓到其他班,当32块金牌摆成“7”字,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在我上小学、初中、高中时,也常常憧憬一个充满温暖又极具凝聚力的集体,而如今的7班,似乎就是我能想象的最好集体的样子。

高二七班“挑战自我 凝聚力量”拓展活动全记录

为什么只有开展这样的活动才会让大家觉得感动,才会感受到集体强大的力量。看完很多同学写的感悟后,我觉得我们之所以感动,之所以有强烈的集体归属和认同,是因为我们努力付出了,而且都体验到了其他人的付出。但是类似的班级活动是有限的,如何让活动的收获在日常的集体生活中延续?我们还是需要付出,并且更多地把自己的言行与班集体的发展连结起来。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七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